也因此给出租人带来了讼累、给社会带来有限诉讼资源的浪费,此不赘述。回到《融资租赁司法解释》承认的出租人之所有人抵押权上,应该说是司法解释为出租人实现债权、且是有物权保障之债权设置的另一种可选的权利保障程序与途径,恰似于万千相中拈取抽象而予以确定的两个模型,不同的条件、不同的触发、并行不悖。再者,从融资租赁的本质来说,融资融物兼备、以物保债的特性天生带有物权保障,法理上、法律上均认为融资租赁是非典型的担保、兼具担保债权的功能[3],《融资租赁司法解释》承认的出租人之所有人抵押权,不但与“物债择一、债不得偿时再诉物”架构不相违反、不相冲突,更应是对融资租赁本质的再次肯定和应有回归。
(六)实践中有观点认为(如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2014)新民二初字第27号判决),出租人授权承租人将租赁物抵押给出租人真实意思在于对抗善意第三人、而非出租人获得所有人抵押权。从《融资租赁司法解释》第九条的行文来看,其首要意思是该等抵押权经登记后产生对抗善意第三人的效力;另,设立抵押权并经登记本身根据前述分析无疑产生设立抵押权的效力。出租人主张所有权(融资租赁交易应有之义)、主张以物保债(融资租赁交易应有特性)、主张优先受偿(抵押权应有之义)系正常交易主体之追求,承租人认可所有权(融资租赁交易应有之义)、认可以物保债(融资租赁交易应有特性)、认可抵押权(抵押合同的形成与登记)是所涉合同的明确认定、所涉登记的明确公示。故,出租人与承租人之间,应属已形成完整的、真实的、合法合约的合意,依法、依约、依理均应认定出租人的所有人抵押权、均应认定出租人有权对抵押租赁物优先受偿。

[1]《论所有人抵押权——基于对德国法和瑞士法的分析》,陈华彬(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法学博士),中图分类号:DF521 文献标识码:A DOI:10.3969/j.issn.1001-2397.2014.05.04。
[2]《物权法》(第二版),崔建远,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ISBN 978-7-300-13040-8,P510-512。
[3]《物权法》(第二版),崔建远,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ISBN 978-7-300-13040-8,P420。

四、实践指导意见
根据本文第三条分析,抵押权的设立不以抵押人享有抵押物的所有权为前提,抵押物可以是抵押权人享有所有权的物,出租人授权承租人将租赁物抵押给自己符合法律规定;《融资租赁司法解释》将《物权法》解释为承认出租人所有人抵押权,顺理成章,不违反物权法定主义;法律规范未限制出租人对享有抵押权之租赁物优先受偿的规定,承认《融资租赁司法解释》设定的所有人抵押权,不但与《融资租赁司法解释》“物债择一、债不得偿时再诉物”架构不相违反、不相冲突,更应是对融资租赁本质的再次肯定和应有回归;并且,出租人授权承租人将租赁物抵押给出租人真实意思不仅在于对抗善意第三人、也在于出租人获得所有人抵押权,应认定出租人有权对抵押租赁物优先受偿。故,基于动产物权变动公示公信原则,在现有法律规范框架之下,为最大限度地防范善意取得制度对天生占有与所有相分离的融资租赁交易出租人的伤害,建议广大出租人普遍设立对动产租赁物的抵押权,即使未被具体裁判认定为有对设抵租赁物优先受偿权、也至少可以获得对抗善意第三人的效力。书同文,车同轨,行同伦,市场呼唤进一步的释明性法律规范以实现法制的统一。

上一页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