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的约定开具租赁费发票,使得安贝瑞公司对所付款项事由产生争议,在此情况下,安贝瑞公司将相应款项汇至人民法院代管并无不当。
 
第三,至于仲利公司要求安贝瑞公司在未取得设备所有权的情况下支付设备使用款960,000元是否合理合法一节。根据已生效的本院(2014)沪一中民六(商)终字第39号民事判决的认定,在双方已明确约定终止《租赁合同》的情况下,即使安贝瑞公司未按约定履行《提前清偿协议》,亦不能直接导致双方间重新建立融资租赁合同关系的法律后果,故仲利公司现主张安贝瑞公司支付设备使用款显然依据不足。
 
简要分析:
 
本案融资租赁公司败诉的首要因素是诉讼策略有误。仲利公司在第一次诉讼中错判了基础法律关系,将法律关系认定为融资租赁关系。其后,在法院释明法律关系有误的情况下,仲利公司仍继续坚持诉请直至败诉。在初次诉讼结束后,仲利公司又怠于另案起诉维权。整体上看,仲利公司无论是初期起诉方案,还是诉中应对策略均存在问题,且从时间上看,维权并不积极,易造成浪费司法资源之感官。
 
同时,前期诉讼策略失误对二次诉讼产生了直接影响。二次诉讼中,仲利公司提出“支付剩余解约款”和“支付设备占有使用费”的诉讼请求,均是被法院以前案判决已认定为由驳回,但在前案中,尤其是“解约款性质的认定”并不是当时审理的重点,易被忽略,以致影响后续的二次诉讼。
 
此外,关于“占有使用费”问题,一中院认为占有使用费是基于融资租赁关系才产生的,但二次诉讼的基础是《提前清偿协议》,显然再次以融资租赁关系为基础诉请占有使用费对仲利公司来说是极不经济的。对此我们建议,无论在《融资租赁合同》还是后续的《提前清偿协议》中均可明确约定占有使用费的支付条件,作为后日维权的依据。

上一页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