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B的香港分行向债务人发放美元贷款,但在实际担保履约时,境内银行B直接将反担保机构的人民币保证金全额对外支付,存在币种交叉不匹配问题。
 
实际上,在当前内保外贷业务中,不少业务都是境外担保标的为美元等外币债务,而境内质押或反担保资金为人民币。这种币种错配的安排,即资产本币化、负债外币化,在人民币升值过程中,确实能赚取一定的汇率收益,但人民币贬值时,风险就立刻暴露出来。
 
近两年内保外贷履约案例的增长,与汇率的波动就存在一定的关系。
 
案例二    内保外贷频繁履约
 
(一)案例描述
 
境内企业A为特殊目的公司返程投资企业,2013年11月该企业以8000万元人民币作质押,向境内银行Z申请,为其境外上市公司Aa境外融资开具保函,保函金额为8000万元人民币,境内资金质押期限1年。2014年11月,境内企业A以境外上市公司Aa资金周转不畅为由,办理了履约支付手续。
 
在2014年10月,即上笔保函履约前一个月,境内企业A又分别以1.5亿元人民币和9000万元人民币做质押担保,向境内银行C申请,同样为其境外上市公司Aa境外融资开具保函,保函金额分别为1.5亿元人民币和9000万元人民币,期限分别为9个月和10个月。据反馈,境外上市公司Aa境外融资均用于偿还其在境外银行到期的外汇贷款。2015年6月和7月,境内企业A又以其境外上市公司Aa资金紧张为由,先后对外履约支付了1.5亿元人民币和9000万元人民币。
 
(二)案例分析及存在的问题
 
1、企业利用内保外贷履约进行财务运作
 
2010年至2013年期间,出于对境内人民币升值的预期,境内企业A将境外融资资金约1.5亿美元,通过外商直接投资资本金的方式调入境内使用。在这期间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总体上呈单边升值走势。从2014年开始,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呈现双向波动,境内企业A认为难以把握未来汇率趋势,且其前期境外融资到期,在赚取人民币汇率升值的收益后,通过对外担保履约的方式将资金汇出,以获取财务收益的最大化。
 
2、内保外贷履约汇出资金程序相对简便
 
为偿还境外银行融资,境内企业A在2013年至2015年先后通过减资的方式向境外汇出5000万美元。但是,境内企业A认为减资汇出所涉管理部门较多,程序相对复杂,如需经商务部门批复、税务局出具完税证明等程序后,才可去银行办理减资购付汇,减资后还需经事务所出具减资报告,经工商局变更相关注册资本等相关信息。
 
而根据“29号文”,通过内保外贷履约汇出资金程序相对简便,反担保人可凭担保履约证明文件直接办理购汇或支付手续,并在担保履约后15个工作日内到所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