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外汇局办理对外债权登记。因此,企业认为利用该方式实现跨境资金调度更加便捷。
 
3、企业存在规避非银行机构内保外贷履约相关限制的嫌疑
 
“29号文”在内保外贷履约时,按银行和非银行机构进行区分管理,而非银行机构管理相对较严。根据“29号文”:“非银行机构发生内保外贷履约的,在境外债务人偿清境内担保人承担的债务之前(因债务人破产、清算等原因导致其无法清偿债务的除外),未经外汇局批准,担保人必须暂停签订新的内保外贷合同”。而银行发生内保外贷履约,再次办理内保外贷业务则无相关限制。
 
本案中企业接二连三形成内保外贷履约,且在第一笔履约前一个月,在其他银行再次办理两笔内保外贷业务,最终也形成履约,不排除企业为规避非银行机构履约限制,主动选择银行出具保函的可能性。
 
4、境内外银行基于所谓的无风险业务考量,主客观均有放松管理的动机
 
境内银行应境内企业申请开展内保外贷业务时,一般要求境内企业提供反担保,将保函等额资金质押在境内银行,因此境内银行认为业务既无风险,又有收益,主客观上存在放松对境内外企业相关背景、贷款用途等进行审核的可能。
 
境外银行则因为存在境内银行的商业担保信用,也可能放松相关管理。但实际上,内保外贷履约不仅将境外企业违约风险转移至境内企业,更可能转嫁给境内银行。
 
本案例中境内企业虽然在境内银行存了保证金,境内银行认为不存在风险,但境内企业在境内其他银行仍有未结清的15亿元人民币贷款,仍存在大量的境内融资业务,实质上保证金仍来源于境内其他银行。事实上,境内银行整体的资金、业务是相互交叉的,本案中的境内担保银行,很可能为其他企业提供了贷款,用做其他企业在他行开展内保外贷业务的资金质押。如果内保外贷大规模履约,境内银行整体都将面临一定风险冲击。
 
 银行防范建议
 
上述两个案例中,企业提前履约或频繁履约的根本目的在于套利。通过利用银行信用构造通道,便利境内外资金利用价格差或汇率变动赚取收益,无形中给跨境资金流动带来不安定因素。因此,银行应疏堵结合,在积极支持正常内保外贷业务开展的同时强化监管,对利用内保外贷业务进行违规套利的行为和主体进行严厉打击,切实防范跨境资金异常流动风险。
 
(一)进一步强化对内保外贷业务的监管
 
一是加大对内保外贷业务的非现场核查力度。通过建立非现场核查、现场约谈和风险提示等一系列工作机制,全面加强对内保外贷业务的管理,做到事前排查业务是否合规、事中跟踪监测风险和事后打击违规履约,将违规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