险资产占用优势,只占20%,大家有兴趣也可以计算一下,转换成收益率,大约相当于多少。

由于时间原因,挑几条讲一下。先说供给和需求的变化。资管新规讲了很多东西,在规范之下,有些基础资产是缩量的,比如现金贷,比如小贷,从而也使得整个ABS市场的供给量不会像以前那样快速增长。从需求端来看,不同资方面临着不一样的情况,有些期限错配很厉害,现在没有什么投资空间,但是有些机构还依然有很大投资需求。正如前面讲的,证券化相比一般的债不仅仅有产品本身的溢价,还有因为风险资产带来的潜在收益溢价,因为它只占20%的风险资产,对比100%风险资产占用,这中间潜在利差大概也有50到100BP,这两者考虑进来之后意味着,一个银行去投证券化可以多获得100到200点的收益,这是非常可观的,而且这是相比信用债而言,而我们知道,现在信用债的价格甚至已经超越信贷,所以我认为一个银行站在合理的获取利润的角度,去投证券化是一个非常理性的选择,但是因为自身的监管或者历史的原因,资产负债结构原因,投的空间可能受到各种制约,所以需要在这两者间进行平衡,这是市场供给和需求的变化。

再就是产品筛选能力,到底看发行人还是资产本身?这是需要每个投资人思考的,有些投资人非得穿透看,看了之后与自己风险控制标准不太一样,就开始犹豫,但是这个过程中完全忽略掉租赁公司作为一个风险识别主体的能力,这也是有失偏颇的。我认为应该穿透看,看什么呢?应该是看是否与发行人的风控标准一致,如果认可发行人本身的风控能力,同时又通过穿透看到,基础资产与发行人的风控标准一致,那就应该投。

从发行人角度来说,坚持做好的基础资产,适度分散,主要是适应投资者群体的变化,银行与非银行在改变,银行这个群体内部也在变化,城商行、股份制和国有银行大家情况都不太一样,发行人需要紧跟投资人需求,当然,也要紧跟政策,我们做过一个“一带一路”的证券化,审批只花了7天时间。成为受信赖的服务机构,这是规范性要求,我相信以后也会越来越重要。

时间有限,分享到此为止,感谢大家的聆听!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