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讲非常重要。其中比较重要的是打破刚兑、禁止资金池严控期限错配,意味着什么呢?整个资管行业从银行来才来讲20多万亿,信托也有20多万亿,保险整个行业10多万亿,保险资管可能只有几万亿,再加上公募基金10来万亿,加起来体量很大,但中间有嵌套的成分在,加起来大概七八十万亿,去掉嵌套起码还剩一半,这些站在发行的角度是真正的投资方,是资金来源,但是因为资管新规会带来极大影响。

我们知道银行理财是各类资管中最重要的资金来源,但是它里面80%资金都是一年期以下的,它投的资产可能是反过来的,可能80%都是更长期限的,所以资新规出来以后对重要的资方面临很重要的挑战,当然资管新规给了两年半调整时间,但是几十万亿的体量需要调整确实会带来很大冲击,当然也会带来很多机会,机会在于,对几十万亿对应的大量非标资产而言涉及到转标的问题,对于标准化资产不存在错配的问题,只有非标的才存在,这些错配的要么发更多更长期限的资金,这个难度很大,需要逐步改变个人投资人的习惯,同时银行发理财又不能承诺保本,会进一步加大发行难度。要么进行转标,有几种做法,一种是转为表内,通过信贷的方法承载大量非标资产,但是这要受到资本充足率的影响,所以银行是不是有足够的资本承接这么大的资产是第一个问题,央行已经做了很多调整,给了很多空间让银行来做调整,但是这种回表的过程会大量挤占银行放信贷的量,我想这应该也是为什么9%的M2增长下,市场依然感觉资金很紧的原因之一,因为大量增长来自于回表的过程,二是拿着非标标准化掉,所以这会给证券化带来很多机会,当然资管新规也强调银行不能买自己的产品,必须市场化销售,这会深刻的影响整个市场的供给和需求的情况。

禁止多层嵌套,包括还有杠杆比例要求,杠杆对投债权的资金是3:1,要求不算苛刻,禁止多层嵌套斩断了很多通道的业务机会,当然还有其他的各种各样的要求,这就不一一展开了,相信大家通过各种途径已经了解了。

比较重要的是《商业银行大额风险暴露管理办法》,这个《办法》从出台试点到正式落地,其实中间有比较大变化,就是在上面看到的0.15%。在之前试点的时候就两个逻辑,要能穿透就算风险暴露是针对最终债务人的,如果不能穿透则纳入到所谓的匿名客户,但是又不能超过一级资本10%,比例很小,大家认为以后证券化没办法投了。监管考虑到实际情况做了调整,引入了0.15%的概念,如果可以穿透,分两种情况,一种是风险暴露小于一级资本金额的0.15%,比如你是证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