券化就是产品本身,和匿名客户没有关系,和基础资产最终债务人也没有关系,0.15%这个值是高还是低?比如拿一个排名前50的银行来看,大概的资产规模假设是三五千亿,一级资本大概10%,也就是三五百亿的一级资本,它的0.15%大概5000万左右。但是要知道这5000万算的是风险暴露,比如证券化如果总的资产规模20亿,最大客户占比只有5%,比如1个亿,它只投了证券化的20%,风险暴露只算一个亿的20%,就是2000万,这个临界值还是挺高的,对国内排名前100来位的银行而言,去投一个二三十亿的证券化产品,投其中的一到两个亿,或者两三个亿,基本上不太会触及到线,他可以把产品本身作为交易对手,留的余地还是比较大的,其他的不可以穿透的也有类似的做法。这中间带来一个争议点,或者是后面大家要考虑的问题,如果银行把产品本身作为交易对手,是不是需要对产品本身有一个授信?这也是我们在实践中遇到的一个问题,银行投了很多证券化,投了之后觉得都应该算到发行人头上,集中度变得很高,为什么算在发行人头上,不算ABS产品头上?从投资者风险判断角度要考虑,到底算在每一个产品头上还是算在产品发行人的头上。

《流动性管理办法》,这个《办法》是针对所有商业银行,并且要求2019年能够达到要求,中间标红的证券化投资是计入其他投资的,相比贷款权重是高的,如果从流动性指标来讲,一个银行是投一笔ABS还是放一笔信贷?放一笔信贷可能是更合适的,特别是,如果放的是短期信贷,会显得特别合适。这个指标到底多大程度上影响银行投ABS的意愿?可能这个影响的程度不如指标上看去那么大。

《商业银行委托贷款管理办法》,最重要的点是银行不能以信贷或者理财资金来直接或者间接的承接委贷资产,如果有些租赁公司做了委贷资产,再证券化掉,有些银行不能买,当然实践中有待于进一步检验,并且租赁公司以委贷作为资产也是非常少见的做法。

最后想谈谈如何看待融资租赁ABS?分别从投资人角度和发行人角度来看。

从投资人角度,无论融资租赁类ABS还是其他类ABS,ABS这类产品相比同级别信用债的溢价依然存在,大概50到100DP,这是产品本身创新溢价或者流动性溢价,或者是其他原因,但它实实在在的有这么多溢价。但是我们知道,ABS既有基础资产做保障,同时又有发行人的声誉在里面,它的风险保障措施基于主体信用债,同时还有一个附加,所以从性价比来讲,我觉得是非常高的。其次就是评级提升预期,我们自己发的证券化几乎100%一年后都有评级提升预期,再就是风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