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合同要求被告承担责任并无不当。

二、应收账款不真实时,保证人责任不当然免除

在司法实践中,保理商为了保证自己的权利,通常还需要保证人出具担保函或签署担保合同的形式为保理相对方承担保证责任。在应收账款不真实时,作为保理合同从合同的保证合同效力如何认定,同样需要根据不同的情况进行处理。如果保理商行使撤销权,撤销保理合同,则作为从合同的保证合同亦因主合同无效而无效。如果保理商认可保理合同的效力,则保证人的责任因保理商的主观状态不同而有所区别:保证人并非以应收账款转让作为提供担保前提的,保理商是否尽到审查义务,不影响保证人责任承担,亦即保证人系为融资债务承担保证责任;保证人以应收账款质押作为提供担保前提的,应当审查保理商是否尽到审查义务,未尽审查义务的,应当按照保理商过错大小相应免除保证人的保证责任。

上文已述,本案保理合同合法有效,故作为从合同的保证合同亦有效,原告保证人承担责任并无不当。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三十条的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保证人不承担民事责任:
1、主合同当事人双方串通,骗取保证人提供保证的;
2、主合同债权人采取欺诈、胁迫等手段,使保证人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提供保证的。”

本案中主合同为保理合同,并无证据显示原告与被告某工贸公司存在串通欺骗保证人提供保证,也无证据证明作为主合同债权人的原告采取了欺诈、胁迫等手段,使保证人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提供保证,故保证人的保证责任不能免除。

能否减轻保证人的保证责任,则应审查原告是否尽到了审查义务,是否存在过错。经审查原告在整个保理业务流程过程中并无不当之处,符合保理业务的操作规范。虽然本案增值税发票虽然为假,但在开展业务时,原告通过税务局网站查询得知增值税发票的票号真实存在,已经履行了核查发票必要的审核义务,对于票号与发票内容不符的情况无法查实。因此,应当认为原告在保理合同中不存在过错,不能减轻保证人的保证责任。

上一页  [1] [2] [3] [4] [5]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