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与财政部各有关部门接洽,进行得非常顺利。
 在租赁物件的进口方面,我在日本时缺乏这方面的经验,但在南朝鲜工作时曾有过接触,这些经验多少派上哪些用场,从而制定出与租赁相结合的处理方式,但是进口设备往往出现各种意想不到的纠纷,希望COLC今后在这方面能够制定出更为完善的措施,以免在租赁物件的瑕疵担保责任方面被纠缠不休。
我记得COLC的第一号租赁合同是为,东方电视机厂引进的电动叉车,金额虽不大,但在当时确实令我们很兴奋,其后又签订了为鞍山钢铁公司引进水压试验机的合同,从而为以后与国营大企业的业务发展带来了良好的影响,成为在中国开展租赁业务,普及租赁知识的喜人开端。
 梁成锦、王同禄、孙维君三位先生,为扩大租赁业务付出了艰辛的劳动,特别是孙先生自83年COLC广州分公司成立至今,长期被派驻广州,十分辛苦。此外,当时的许多年轻的职员也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在北京的四年时间,每天负责接送我的李英华师傅,教给我的许多中国谚语,至今我还能回忆出许多。
在我任总经理的三年间,我始终要求职员做到两点,一是忠实于自己的本职工作,二是维护公司对外信用,并反复强调,如果不履行承诺的事情或合同,便不会获得广泛的信赖,这不仅仅局限于给我们贷款的银行,对我们的用户及卖方、有关政府部门,均应该如此。
1984年4月,我与我的后任委员梶原先生做了工作交接后回国。在日本,每当我见到中国人或者在中国工作的日本人,便对他们说,我以前在租工作过,多数人往往回答说:“啊,是东方租赁公司!”并且这样的回答的人逐渐多起来,有时往往还会听到这样的评价,动作的人都很能干啊,从以上可以看出COLC的知名度以及职业的水平都是名声在外,这令我很高兴,而且作为COLC业绩开拓者之一的我也感到十分自豪,祝愿COLC日益发展、全体董事和员工身体健康。

上一页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