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工具);
         ❧3.租赁由融物开始,形成了法律上的所有权(实际意义上的留置或处分权)与经济所有权(占有、使用、收益)的分离,这是租赁属性的法律意义上反映;
         ❧4.租赁由融物开始,出租人物权的投入,必然的要求在租赁期租金回笼以及租赁期满后的余值处理上获得回报。因而,租赁具有天然的投资属性。在理解上述基本属性前提下的各种租赁交易结构与方式可设计的想象空间很大,应据实而为。不必刻意去谈什么是真租赁、伪租赁。但回租是客观存在的,无需否定,是类信贷或其它什么归纳。欧美及中国在税收上都已明确就是贷款服务理解。
    个人不赞同租赁的本质是融资,这是对租赁的偏离,方向性上会产生误解并本质上否定了租赁产生与发展的本源。我们不能就现状而去否定租赁的本质属性,否则我们就不必去理会现在业内存在的诸多问题和方向性上的问题。三十多年的历史验证了这一点,以往几经波折教训值得反思。

   1.业务模式单一,过度同质化竞争,聚焦价格战,边际收益下滑,两极分化严重。
   2.发展规模与市场渗透率不成正比,大大削弱了融资租赁对国民经济发展的真实贡献度。
据不完全统计,现行融资租赁业务中,回租业务占比达80%以上,而如此之高的回租比例,大大影响了融资租赁的市场渗透率。市场渗透率有三种解释:
  (1)从设备金融角度,有设备市场渗透率,表示当年社会新增设备投资中,以(融资)租赁方式获得的设备投入的比例;
  (2)从社会GDP角度考,表示即以融资租赁方式投入而产生的生产值总额占社会GDP总额的比例(通常因难以计算而一般是停留在理论上的表述);
  (3)广义的市场渗透率,即当年社会固定资产投入总额(含房地产投入)总额中,以租赁方式投入的占比。时下,常有业内人士估计2017年租赁市场渗透率为7%左右。本人客观分析认为,这个数据值得商榷,究竟是指哪种市场渗透率?是指第二、第三种渗透率,本人认为不可能如此之高。即便是更谨慎的以第一种市场渗透率概念去分析,估测在2-3%之间。而本人更倾向于以第一种概念表示融资租赁市场渗透率。可见,近十年的行业迅猛发展与其对国民经济发展的真实贡献度是不成正比的。甚至,在行业内存在不少“影子银行”业务(影子银行是指游离于银行监管体系之外的,可能引发系统性风险和监管套利等问题的信用中介体系)。表现为:期限错配、信用转换和高杠杆、规避监管、资金流向隐蔽等,如融资租赁公司开展的委贷、通道业务(尤其是外汇监管套利)等。

   3.对实体经济的市场细分包括但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