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法院关于国有工业企业以机器设备等财产为抵押物与债权人签订的抵押合同的效力问题的批复》(法释〔2002〕14号)规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三十四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九条规定的精神,国有工业企业以机器设备、厂房等财产与债权人签订的抵押合同,如无其他法定的无效情形,不应当仅以未经政府主管部门批准为由认定抵押合同无效。”该司法解释虽规制的系抵押行为,但其认为不应当仅以未经政府主管部门批准为由认定抵押合同无效的思路,是可以应用到所有担保行为之中的。
湖南省岳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湘06民终1005号案,法院认为《企业国有资产法》“旨在规范对企业国有资产的管理,加强对企业国有资产的保护”,第四十五条第二款规定,“即立足于此限制国家出资企业的行为,防止国家出资企业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及其近亲属以及这些人员所有或者实际控制的企业损害国有资产,实质系内部管理性规范,不能以此约束交易相对人”。该法院也认为《企业国有资产法》第四十五条规制为关联方提供担保的规定,并非效力性强制性规定。
故,从司法实践的角度,法院也认为《企业国有资产法》的相关规定并非效力性强制性规定,违反其不会导致担保合同无效。
(四)实践指导意见
根据上文所述,我国法律法规并未规定国企为他人提供担保应取得国资委的审批意见,未经该审批也不会导致担保合同无效的后果。故建议租赁公司在接受国企担保时,第一,应根据《企业国有资产法》第三十条、第三十三条及《公司法》第十六条,取得内部有权机构的批准;第二,应注意该项担保是否属于《企业国有资产法》第四十三条、第四十五条规定的关联方担保,是否需经履行出资人职责的机构同意;第三,假如发生争议国企以未经审批抗辩的,租赁公司可以考虑综合上文所述的《企业国有资产法》及《合同法》的相关规定、最高院的相关批复、法院的相关判例等予以辩驳。
综上所述,我国法律法规并未规定国企为他人提供大额担保应取得国资委的审批,部分企业持应取得审批的观点的根源,在于计划经济与政府管制的消极影响,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早应被摒弃。即使《企业国有资产法》规定为关联方提供担保应经审批,但未经该审批也不会导致担保合同无效的后果。

[1]人民法院出版社法规编辑中心编:《最高人民法院合同法司法解释(二)问答》,人民法院出版社,2009年7月第1版,第63页。

上一页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