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抵押权人应一致。

在司法实践中,对于债权人与登记的抵押权人不一致的情况,债权人能否行使抵押权,法院观点存在较大争议。对于相关案例进行检索分析后可以发现,大部分法院基于债权与抵押权不可分离的原则,认为在债权人与登记的抵押权人不一致的情况下,债权与抵押权实质上已经分离,因此债权人无法享有抵押权。如(2016)皖民终582号案件,隆达电力公司虽辩称由于上海市宝山区房地产登记处不接受非金融企业间借款的抵押登记,故双方协商由唐培骅代表公司办理抵押登记,但法院认为该辩称意见不能作为案涉抵押权登记在第三方名下,却由债权人享有抵押权的正当理由,最终不予采信。

(二)抵押登记可能未设立或无法对抗善意第三人

在通常的民间借贷中,房产及车辆往往是首选的抵押物。根据《物权法》第一百八十七条及第一百八十八条的规定,以房产进行抵押的,应当办理抵押登记,抵押权自登记时设立;以车辆进行抵押的,抵押权自抵押合同生效时设立,未经登记,不得对抗善意第三人。首先,在“债权人与登记的抵押权人不一致”的情况中,以房产进行抵押的,虽经抵押登记,但因抵押权登记应当以实际抵押权为基础,若法院基于债权与抵押权不可分离的原则,认为债权人与登记的抵押权人已经实质分离,抵押权则自始未设立。

其次,以车辆进行抵押的,机动车辆虽经抵押登记,表明在机动车上面存在担保物权的权利负担,对外具有公示公信作用。但债权人、债务人及抵押权人之间的抵押合同中关于以车辆为债权提供抵押担保的约定,仅在债权人、债务人及抵押权人三方之间内部之间具有约束力。若存在善意第三人主张权利,法院有较大的可能性基于第三方信赖利益的保护否认抵押登记的效力。

三、约定债权人与登记的抵押权人不一致的注意事项

根据上述分析,约定债权人与登记的抵押权人不一致的情况具有较大的风险,债权人很可能无法实现抵押权。但若在实际的民间借贷中,因某些无法克服的客观原因,或出于实际操作比较繁琐的考量,必须以此种模式进行操作的,建议从以下方面综合考量:

1.债权与抵押权确因客观原因不得不分离

若债权人与债务人的债权债务关系真实存在,《借款合同》合法有效,但基于客观原因,在实际操作上抵押物无法直接登记于债权人名下,而将抵押物登记于第三人名下,使得第三人成为形式上的抵押权人。这种抵押登记仍然是债务人为双方之间的借款提供抵押担保的真实意思表示,且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但法院对客观原因审查较为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