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融资租赁交易中,租赁物的所有与占有分离,一旦承租人擅自处置租赁物,则善意第三人可能取得租赁物所有权,使得出租人的权利难以得到有效的保护。对抗善意第三人的有效方式是通过登记公示,确定同一物上权利的优先顺位。2014年2月,最高人民法院出台《关于审理融资租赁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法释〔2014〕3号,以下简称融资租赁司法解释),将进行融资租赁交易查询作为判断第三人是否为善意的标准,其第九条第三款规定“未按照法律、行政法规、行业或地区主管部门的规定在相应机构进行融资租赁交易查询的”,不适用善意取得的规定。同年3月人民银行发布《关于使用融资租赁登记系统进行融资租赁交易查询的通知》(银发〔2014〕93号,以下简称93号文),要求银行等资金融出方在办理资产抵质押和受让业务时,应当登录人民银行征信中心(以下简称征信中心)的动产融资统一登记公示系统(以下简称登记系统)查询相关标的物的权属状况。融资租赁司法解释配套人民银行的93号文,在人民银行征信中心登记的融资租赁物权可以对抗银行在后的抵押权。

目前,融资租赁司法解释已实施两年多,就该司法解释在实际审判中的运用情况,笔者进行了案例梳理。自2014年司法解释出台至2017年9月,以“融资租赁登记”为关键词,案由为“民事”在“裁判文书网”查询,共计有96个司法判决。逐一翻阅,主要涉及的案例为两类,一个关于融资租赁合同欠租纠纷;另一个是关于租赁物被承租人擅自处置,出租人请求确认对租赁物所有权的纠纷。虽然各地方法院在判决中对融资租赁登记的作用表述略有不同,但在融资租赁司法解释发布后,在征信中心登记系统办理的融资租赁登记已在司法审判中成功对抗银行在后的抵押权。

融资租赁登记可以对抗在后的银行抵押权

案例1:2014年5月,甲租赁公司与乙企业签订《融资租赁售后回租合同》,租赁财产为机器设备,并在人民银行征信中心的登记系统办理了融资租赁登记。2014年7月,丙银行接受乙企业该机器设备抵押贷款申请,并在工商管理部门办理了抵押登记。2016年8月,因乙企业未偿还贷款,丙银行诉至法院请求就抵押物优先受偿,甲租赁公司诉至法院,请求抵押行为无效,并要求注销有关机器设备的抵押登记。经审理,法院认为,根据融资租赁司法解释和人民银行93号文的规定,丙银行有义务在办理资产抵押过程中登录人民银行征信中心登记系统查询抵押物的权属状况,银行不属于善意第三人。甲租赁公司的主张法院予以支持。

《物权法》第10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