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监管从严”成了金融业内的主旋律,金融租赁公司也不例外。
  今年以来,共有7家金融租赁公司遭遇监管罚单,分别是江苏金融租赁、山东通惠金融租赁、中国金融租赁、山西金融租赁、北银金融租赁、珠江金融租赁和河北金融租赁,7家公司及相关个人合计被处罚金额为490万元。
  在遭遇处罚的7家公司中,以中国金融租赁遭遇罚单次数最多,受罚金额最重。2017年5月份,天津银监局以“未经任职资格审查任命副董事长”、“未经批准变更营业场所,且未在规定期限内完成整改”、“集中度超标”、“违规开展关联交易”,对中国金融租赁分别处以20万元、150万元、50万元、80万元的罚款,合计处罚金额达300万元。
  业内资深人士表示,随着金融租赁公司的不断增多、行业进入高速发展期,部分公司在业务发展提速的同时,在项目管理、团队建设、风险管控等方面出现纰漏。随着监管不断趋严,预计明年罚单数量将会有增无减。
  两家金租公司
  因违规提供融资被罚
  12月22日,财政部对外通报江苏、贵州两省近期查实多起地方政府违法违规举债担保问题,责令限期整改,并对相关责任人进行了不同程度处分。事实上,对于地方违法违规举债行为,今年财政部已发布了多项政策进行规范。截至目前,已有重庆、山东、河南、湖北、贵州、江苏多省市陆续对相关责任人进行问责处分。
  就在各地方严查违法违规举债情况之时,部分金融租赁公司业务发展中存在的问题也随之被暴露出来。
  今年3月份,重庆市公布其处理个别区县违法违规举债担保问题的情况。2015年6月份及8月份,黔江区教委与江苏金融租赁签订两个《融资租赁合同》,融资1亿元。经整改后,黔江区财政局出具的相关文件被撤回,其担保责任亦被解除。随后,4月11日,江苏银监局连续开出三张罚单,以“违规为地方政府提供融资”的理由对江苏金融租赁处以30万元的罚款,并对公司副总经理及业务负责人进行警告,并分别处以5万元的罚款。
  而除了江苏金融租赁外,今年8月15日,山东汇通金融租赁有限公司也因“违规向平台公司提供融资”而被山东银监局处以20万元的罚款。
  根据《国务院关于加强地方政府性债务管理的意见》(国发〔2014〕43号),金融机构等不得违法违规向地方政府提供融资,不得要求地方政府违法违规提供担保。金融机构等违法违规提供政府性融资的,应自行承担相应损失,并按照商业银行法、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等法律法规追究相关机构和人员的责任。事实上,包括金融租赁公司在内的金融机构在地方政府违法违规举债中往往起到推波助澜的作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