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进一步规范企业对租赁的确认、计量和相关信息的列报,保持企业会计准则与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的持续趋同,财政部借鉴《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第16号—租赁》(“IFRS 16”),并结合我国的实际情况,于2018年1月8日发布了财办会 [2018]1号《企业会计准则第21号—租赁》征求意见稿(“征求意见稿”)。本次征求意见稿意见反馈的截止时间为2018年2月28日。

总体而言,征求意见稿提出的新租赁会计核算方法将导致承租人对几乎所有租赁均确认一项使用权资产和一项租赁负债,后续计提折旧和利息费用,从而改变某些关键财务指标,例如资本充足率、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等,预期对于大量采用经营租赁模式的行业,例如零售、运输、航空、电信等将产生深远影响。此外,虽然出租人的会计处理模式基本没有发生变化,但由于承租人会计处理的变化可能会影响承租人重新进行租赁安排,并进而影响出租人的业务模式及与承租人的商业谈判,其商业影响也不容小觑。

主要修订内容

1. 承租人会计处理由双重模型修改为单一模型
现行租赁准则要求以风险和报酬转移为基础将租赁划分为融资租赁与经营租赁,经营租赁的承租人不确认相关资产和负债。征求意见稿取消了承租人的融资租赁与经营租赁分类,要求承租人对除短期租赁和低价值资产租赁以外的所有租赁均确认一项使用权资产和一项租赁负债,后续计提折旧和利息费用,这与现行融资租赁会计处理类似。
普华永道观察
新模型对财务报表的具体影响
根据现行的租赁准则,承租人对融资租赁和经营租赁分别采用“上表”和“不上表”两种截然不同的方式反映在财务报表上,征求意见稿提出全部“上表”的单一模型。除了满足豁免规定的少数情况外(短期租赁和低价值租赁),几乎所有租赁均需要“上表”。这意味着承租人的资产负债表将随着现时经营租赁的租金承诺而相应大幅度膨胀。此外,经营租赁承租人的费用分摊方式将由现行的直线法变为与融资租赁一致的“前大后小”模式,即在租赁期的前半段时间内的总费用(即资产折旧加上利息)要高于现行租赁准则下直线法确认的经营租赁费用。新老模型下经营租赁费用确认进入利润表的差异图示如下:

新模型对于存在较多经营租赁安排的承租人而言,其资产负债表、利润表以及相关财务比率的变化如下:

此外,根据普华永道对全球3,199家采用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编制财务报告的上市公司的调研结果,新租赁会计模式对不同行业承租人的主要财务指标的影响如下:

短期租赁和低价值租赁的判断
根据征求意见稿,对于短期租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