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延凯:刚才听到南沙领导的介绍,我们的外部环境越来越好。因为2012年的时候我曾经提出希望广州打造融资租赁业发展第三极,这五年了,现在真是后发先至,环境越来越好。在新时代的情况下,我们租赁业应该在这个新时代中,我们有一些什么新的使命,应当有什么新的创新、新的担当,如何做好我们自己,这可能是更关键的问题。

我想就我对租赁的一些认识、看法给大家分享一下。

第一,我们租赁业要语境一致。

因为我们涉及到租赁的立法、法规、会计、税收,因为它的立法目的不同,以它的定义也不相同。法律法规的定义不同,比如说《合同法》解决的是当事人之间的权责利益,什么叫融资租赁?你选我付款,质量厂家管。融资租赁交易是三方两合同互为前提,同时生效。那么法律上什么叫租赁呢?就是自有出租。法律是解决交易主体之间权责利的。那么会计解决的是什么?解决的是交易主体各自对交易客体的确认和计量。所以有人问我做租赁的时候,我就说你说的是法律问题还是会计问题?我听了几次论坛会,有时候就觉得是鸡和鸭的对话,有人在说法律,有人在说会计,有人在说税收,所以语境不一致就很麻烦。税收是什么?税收是应税行为的界定,你是应税劳务还是应税货物,这是行为的界定。像出售回租它到底是什么?有人认为出售回租就是融资,但是你要从不同法律、不同法规的定义上来看,那《税法》认为回租它就是贷款,你拿自己的钱做出售回租,贷款!你拿银行的钱给人家做出售回租,转贷款!是不是?这定义不一样,但是你要看《物权法》呢?我们《合同法》里没有出售回租,我们在出售回租的法律保障在《物权法》第27条。最早的一个合同是我和张稚萍写的,就是一个合同。我们租赁业另一位老先生写的是两份合同,一个出售合同,一个融资租赁合同。我们的回租合同怎么写的?租赁物—企业现有的。如何交付—按现状交付。就是把直租合同这两条一改,然后去请教社科院的我国著名民法专家——梁慧星。他一看就说,这个好,是一个创新,这叫有条件生效的让与担保。还钱就算了,不还钱,处分权就是我的。我处置资产。所有权的核心是处置资产的权利。我们向江平汇报,江平一听挺高兴:这叫占有改定。你出售了,又拿回来了。你卖了就不归了你,但你又拿回来了,这叫占有改定。一个物权、两种关系——归属和利用的关系,出售回租业务是靠《物权法》来保障的。物权法讲三权,所有权、用益物权、担保物权三权平等。租赁资产不属于破产财产是保护所有人的权利。出租人不得干扰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