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应收账款转让虽然是保理的核心,但它只是构成保理法律关系客体的要素之一,并不能完整地反映出保理这一事物的本质。而包括受让应收账款在内,加上四项中至少一项的服务,才能够完整地反映出保理的本质。即保理的本质是其综合性服务。 
我国没有对保理单独立法,因此也未能在法律上为保理定义。虽然如此,由于保理属于一种商业惯例色彩浓厚的业务模式,所以近代以来,域内、外相关行业组织或管理部门,对保理的定义在表述上虽有不同,但本质上并无差异。例如《国际保理通则》对保理合同的定义是:“保理合同是指不论是否出于融资目的,供应商为实现应收账款分户管理、账款催收、防范坏账中的一项或多项功能,将已经或即将形成的应收账款转让给保理商的合同”。我国银监会《商业银行保理业务管理暂行办法》规定:“本办法所称保理业务是以债权人转让其应收账款为前提,集应收账款催收、管理、坏账担保及融资于一体的综合性金融服务”。可以看出,二者虽然表述的角度不同,即前者是从供应商的角度出发表述的,而后者是从保理商的角度出发表述的,但殊途同归,二者都将应收账款转让作为构成保理的必要条件,并且都把落脚点放在了综合性服务上(虽然前者在表述时未使用“服务”字样)。因此,分析“应收账款转让”与“综合性服务”在保理这一特定事物构成中的法律地位,以及它们相互之间的关系,是认识保理本质的关键。

1保理的核心是应收账款转让

在哲学上,事物的性质与事物的本质是不同的。性质是事物的外部特征,本质是事物的内部规定性。一般认为,保理的性质是应收账款转让。性质即特征,而能够反映事物主要特征的就是该事物的核心。依此逻辑,也可以说保理的核心是应收账款转让。那么,为什么会认为保理的核心是应收账款转让呢?笔者理解,可能是因为从债务人处收回应收账款,是保理业务的基础和逻辑起点:首先,保理业务的风险多数始于第一还款来源,即保理商能否如期从债务人处收回应收账款。这就要求保理不仅必须要以应收账款债权的真实存在为基础,并且还要以应收账款债权的真实转让为前提。因为,该应收账款是否存在,以及是否存在瑕疵,不仅关系到保理商获取服务报酬所要付出的风险代价,还关系到保理的合同目的能否实现,甚至关系到保理合同的效力等关键性问题。

其次,保理商受让应收账款是债权人获得保理商的服务、保理商能够为债权人提供服务的前提条件。否则,保理商就没有向债务人主张应收账款债权的资格,保理商为债权人提供综合

[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