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篇回顾:我们回顾一下我们上次分享的主要的知识点。上一节我们给大家讲了商业保理业务涉诉三篇当中的第一篇—三大阵地的沦陷,主要是对天津、上海、包括深圳区域这三个作为目前中国大陆发展保理业务当中最活跃的区域进行涉诉的分析。天津和上海是第一批试点的区域,深圳是我们中国金融创新的桥头堡,加上政策的利好,例如,当时我们保理公司入驻时,针对营业税和企业所得税,以及天津、深圳出台的差额征税的利好。这三地的业务规模也确实伴随着我们行业的快速发展经历了快速和疯狂的增长,因此风险也是伴随业务的增长所产生的必然结果。上一次我们论述了风险在这三个地方产生的必然性,和一些优秀公司产生的判例。与此同时我们也对风险产生之后的反思和实操问题进行了一些思考,应该怎样去规避所谓的道德风险和操作风险。

今天这是商业保理涉诉启示录的第二篇,我们将围绕典型案例进行解析。今天我们主要分享三个典型的案例,将分别从不同的视角,解析保理业务实践和理论的逻辑。

我发现很多学习都是从律师角度在阐述,因此涉诉的案件大多都是偏理论的,没有实际的经历,这次我们可以从实践者的视角来看。其中我也采访了一些案例实际的经历者,总结他们的经历和实践的经验。最近我和朋友一起一起翻开过往几年,包括截止到2018年当前的判例进行了研究,我建议同学们从学习判例开始研究涉诉,因为研究涉诉,涉诉是结果,从结果来推导过程,然后从后往前的分析业务,这样能够让我们的团队很快提高。

典型实操案例一:保理公司举证不足

第一个典型的案例是我们保理公司因举证不足所导致的败诉的案例。交易的主题就是我们保理业务结构当中经常出现的三个主题。第一个是某圣保理公司,这里我们隐含了这个保理公司,第二个就是我们债权人,山东的某纺织公司,第三个就是债务人,山东的某科技公司,交易结构也非常简单,就是某纺织公司向某科技公司销售棉纱,合同总金额是200多万。

合同中约定的付款条件也非常的清楚,就是某纺织公司交货。合同签订之后,债权人就将合同项下的应收账款的应收账款以及相关的全部的权益转让给了我们保理公司,并因此向买方发出了应收账款债权转让确认函进行通知。我们都知道进行债权转让通知以及确认,是我们保理业务当中必经的一个操作环节。科技公司作为买方对债权的转让也进行了确认,并且向我们保理公司出具了买方的确认回执,承诺是按约付款。但是合同付款期限到期之后,债务人并没有支付任何的款项,并且以各种理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