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近年来,船舶融资租赁案件作为一种新类型案件在海事审判中受到较大关注。审判实践中,对融资租赁法律关系的认定、合同违约金的调整、保证人主张融资额过高时的处理、律师费能否作为保证人担保的债务范围、如何确定租赁物的价值、出租人能否对租赁物采取强制措施等问题较为突出,亟待统一意见。为强化船舶融资租赁纠纷的风险治理,要进一步完善相关法律制度,健全行业监管体系,提高融资租赁企业的法律风险应对能力,积极构建多元纠纷解决机制。

近年来,自天津建立中国首个融资租赁示范区以来,上海、广州等地积极发展融资租赁行业,融资租赁机构数量和租赁资产规模呈现倍增态势。与此同时,融资租赁的业务创新也是中国自贸区建设的重要举措之一,各自贸区纷纷将融资租赁业作为重要的经济增长极。融资租赁行业的蓬勃发展,也相应带来了融资租赁案件的大幅增长。船舶融资租赁案件作为一种新的案件类型在海事审判中受到较大关注。同时,2016年3月1日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海事法院受理案件范围的规定》继承了2001年的《关于海事法院受理案件范围的若干规定》,将“船舶融资租赁合同纠纷案件”作为海事法院受理的第23类案由。但是,在审判实践中,船舶融资租赁案件的司法裁判规则尚处于探索求证的阶段,最终上升为正式法律制度仍存在不确定性。笔者总结广州海事法院近年来在审理船舶融资租赁案件中的若干疑难问题,并提出相应的解决建议,以期为统一此类案件的裁判尺度与预期、促进融资租赁行业的健康发展提供一定的思路。

一、船舶融资租赁案件的基本特点和审理难点
  2010年至2015年,广州海事法院共受理了8件船舶融资租赁合同纠纷一审案件。在8件案件中,已审结7件,正在审理的1件。在已结案件中,以判决形式结案的案件3件,以调解形式结案的案件3件,以裁定准许原告撤诉形式结案的案件1件。就案件类型而言,这8件案件全部为因承租人逾期欠租或无力支付租金这类违约行为引起的。就诉讼请求而言,出租人请求承租人支付欠付租金、支付逾期利息、相应违约金或请求支付到期全部未付租金的4件,出租人请求解除合同、返还租赁物并赔偿损失的4件。针对当前审判实践中的疑点难点进行分析,此类案件呈现出以下特点。
  第一,案件总量相对较少,但案件标的额巨大。2010年至2015年,该院受理的8件船舶融资租赁案件占一审案件的比重为1.14%。案件总量少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的原因:一是广东在船舶融资租赁的政策优惠方面不存在优势,融资租赁产业与天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