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一认识,全面协调推进

中国社会经济金融新时代,发展方式由高速度转到高质量发展模式,提质增效成为金融租赁公司发展的新方向,高质量、高效率、高效益发展(也可简称为“提质增效”)不仅仅是资产端、负债端及风险控制等业务条线的事,也事关资本管理、内部流程、运营办公成本、员工团队负荷等方方面面,需要金融租赁各部门、全体员工统一认识,行动起来,形成合力,协调推进。

提质增效是新时代高质量发展的要求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的时代,面对新的主要矛盾,发展方式将从过去的高速度转到高质量发展,这是新时代新发展理念的核心内核。在政府、金融、企业和家庭都要求去杠杆的大背景下,金融租赁要主动转型,顺势而为,即从追求规模大、速度快转到追求质量优,以优质的服务求效益。

金融宏观管控政策的导向

中国金融宏观上实行稳健的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调控双支柱监管,即便是新兴的金融租赁行业,再也无法走大规模快速外延扩张的老路。只能是稳中求进,走“小而美,小而精”、走内涵式扩大再生产之路。

资本约束的内生动力

金融租赁是高资本消耗产业,即便在宏观审慎调控之下,金融租赁公司一般用三年多的时间,资产规模就达到资本约束上限(贵银金租等发展较快的金租公司,二年半即达到资本约束上限)。增资会受到多重制约,而且也只有在经营优良的前提下,才能成功增资。走市场化发行二级资本债补充资本,条件甚高,新公司一时也难以达到。因此,珍惜资本对业务的支撑,充分发挥资本有限的放大功能,把业务做精、做出更大的单位资本产出,以降低资本消耗、提升资本回报,成为金租经营的必然选择。

新公司资产出表困难

通过租赁资产转让,监管要求须达到洁净转让才能出表;无追索保理出表,银行等保理方对项目要求甚高;要求新公司稳健经营三年以后才能考虑资产证券化,且适合ABS的独立、分散、有经营性现金流的租赁资产组合难度高。事实上,新公司实现业务出表很困难,难以通过加速资产周转来规避资本和经营规模的约束。

业务小型化、分散化投向实体经济的租赁风险大

经历近五年的经济增速下行,实体经济,尤其是民营、中小型企业抗风险能力弱,实体经济稍有政策调整,或经营波动,企业难以持续经营。面对实体经济领域租赁风险高企,大规模投放已不理性,只能稳健审慎发展;另一方面资本要求的合理回报、公司长远发展对资产质量的要求又不能降,显然只能通过提质来增效才能达到两全的目标。

提升经营成效的要求

金租新公司在市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