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你讲解如何运用取回权让合同回归正轨,在避免损失的同时,消除取回租赁物可能引发的后遗症。

取回权本质上就是一个“失去”的话题,对于出租人,行使取回权是为了防止血本无归;对于承租人,排斥取回权,是担心丧失分期还款及物权权益。两害相权取其轻,为了促进交易,取回权作为自力救济措施还是赋予了出租人。但是,作为一项权利,难免存在出租人滥用或使用不当产生侵权的问题。那么,如何划定“合理”取回权行使的边界,就成为出租人应知应会的必备课。

本节课将从自力取回权的设定原因、取回规则及限制三部分为大家一一分解。

1第一部分:自力取回权的设定原因

自力取回权是平衡出租人、承租人交易风险的筹码,目的通过利益博弈,让承租人自觉履约。通俗讲,取回权的杀伤力,让承租人对合同到期后取得所有权,以及分期还款的可期待利益全部成为可变量。一旦承租人违约,出租人选择取回权,将让承租人的上述权益全部落空。所以,取回权的存在,足以发生杠杆效应,让失衡的交易回归正常。

实际上,融资租赁的交易结构及租赁物的属性,让取回权是命中注定。

出租人放款时,融资租赁合同项下的风险就转移给出租人了,这时候出租人关心的是资金的安全和收益。那么如何短平快的实现风险控制呢?除了担保增信因素外,很简单,学会换位思考。承租人关心什么,就控制什么?租赁物于是变成了最佳选型,因为通过控制租赁物,可以让出租人牢牢控制租赁物之上的物权权益和还款期限授信。在承租人逾期支付租金时,赋予出租人取回权以及与之相关的加速到期权的选择权,让出租人进可攻退可守,并让承租人立即或可能承受以下代价:(1)失去租赁物的使用权益及由此可能获得的收入;(2)失去租赁物所有权;(3)两至三年的还款周期及每期相对较少的还款额变为一次性立即全额付款;(4)支付因设备取回额外产生的拖车和取回车辆费用及违约金;(5)增加失信记录。

这种博弈公式下的高违约成本,相信一定会提高承租人自觉履约的主动性或采取补救措施的积极性。

同时,租赁物权属清晰、可分离,真实存在、可以产生收益权且可以流转的财产的特征要求,也决定了取回权的可操作性。

正如我在《融租租赁法律风险防范指南》一书中对租赁物的特征所做论述,尽管我国对租赁物的范围规定很广泛,但是万变不离其宗,租赁物必须是能够将使用权从所有权中分离出来的非消耗物,因为租赁物所有权和使用权在合同期间长期处于分离的状态,且承租人的目的就在于持续使用租赁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