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做也可以,完全按照市场情况来做,资金现金流能不能覆盖是自己的事,自己愿意做,出了风险不可能以任何理由来追究当地政府,更深层次的含义应该是这个。
    再下来三大监管要素,实际上第一条不得盲目抽贷、压贷和停贷,防范存量债务资金链断裂风险,因为一直去大量地做政信项目,现在可能是有很大的问题。但是完全停了实际上问题更大,把未来的风险暴露到现在,这个也不是他们愿意看到的。所以这块愿意做政信项目,或者以这类为主的也没有一下子卡死,从监管的角度核心还是为了控制风险,无论是未来还是当下的都想控制住。
    第二个就是绩效评价这块,重点是针对国有金融企业,因为财政部基本上是作为所有国有金融企业的最终出资人,最终是有这个评价评级的任务的。那么他通过绩效评价里控制。国有企业这块受影响会更大。
    第三个就是对于已经涉及违法违规的企业当然是暂停和审慎提供融资和融资中介服务。

     整个看下来都是禁止、不得、不能直接给政府提供融资,不要寄希望于政府的担保或者是兜底。其实都是不让做的,那么能做什么呢?就是说对于这个文件的解读就到这块。
    下面就是一些思考,这块包括公司内部有的时候,尤其是做业务的尽量会对风控也是一样,风控总是习惯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到底能做什么?2015年的时候发了一个关于加快融资租赁行业发展的指导意见,这里面提出了很多。
    例如下面“一带一路”、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包括加快发展中小微企业的融资租赁,鼓励融资租赁发挥融资便利、期限灵活,包括三农方面的行业,这些可能是监管希望大家去投的。
    但是实际上作为一个融资租赁从业人员,其实也很苦闷。但是无论是国有的租赁公司,还是民营的,其实还都是一个企业。对小微企业就是这样的毛病,投了不赚钱或者坏账太多。这个疑虑也是很正常的,这也就是为什么看到的大部分的租赁公司一开始都是去投向一些政信、政府平台类的企业,说白了就是因为这个行业好做。可能不需要看太多的东西,基本上对当地的财政状况做一个了解,一般会划一道线,可能标准不一样,GDP多少以上、财政收入多少以上,直接做就可以了,比较简单。所以大家都会一窝蜂地参与进去。
     因为做产业确实很累,又需要行业的积累,也需要长时间的行业数据和人员的积累。不能因为累就不去做,因为这一块实际上应该是一个比较大的增长点。说到如何把监管上的要求,就是鼓励大家去做一些产业或者是行业类的客户,跟租赁公司要经营、要赚钱,这结合起来就会涉及到经营公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