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向两个以上债权人抵押的,顺序在先的抵押权与该财产的所有权归属一人时,该财产的所有权人可以以其抵押权对抗顺序在后的抵押权。即,若顺序在先抵押权人取得抵押物之所有权,即使其主债权消灭,仍可以其抵押权所担保的数额对抗顺序在后的抵押权。《担保法司法解释》之后,笔者认为,《融资租赁司法解释》关于出租人授权承租人将租赁物抵押给出租人的规定,系再次对融资租赁交易项下出租人的所有人抵押权予以承认。
(三)《物权法》对于所有人抵押权未做明文规定,仅第179条规定,为担保债务的履行,债务人或者第三人不转移财产的占有,将该财产抵押给债权人的……。又,根据前述第(一)项分析,抵押财产系抵押人有权处分之财产;故,《物权法》未明文限制将所有人之物为所有人设立抵押担保。《担保法司法解释》、《融资租赁司法解释》将其解释为承认了所有人抵押权,顺理成章。《担保法司法解释》规定具有阻止后顺位抵押权升进的效力,符合后发的所有人抵押权的性质和效力;《融资租赁司法解释》规定具有对抗后设的抵押权的效力,符合先有的所有人抵押权的性质和效力。相反的观点认为,按照《立法法》的分工,最高人民法院没有立法权,按照严格的物权法定主义,司法解释无权创设物权类型,故据此否定《融资租赁司法解释》的效力。但是,《融资租赁司法解释》满足了市场的稳定性需求,由于所有人抵押权依然是抵押权,尤其是《物权法》条文未明确禁止、文义之上尚可包容所有人抵押权的前提下,且其效力与普通抵押权相同,只是抵押权存在于抵押权人自己的所有物上不同于普通抵押权,可以说它没有违反物权法定原则[2]。
(四)《物权法》第195条明确规定,债务人不履行到期债务或者发生当事人约定的实现抵押权的情形,抵押权人可以与抵押人协议以抵押财产折价或者以拍卖、变卖该抵押财产所得的价款优先受偿。由于《物权法》对所有人抵押权文义尚可包容但未做明文,《物权法》及《融资租赁司法解释》以及其他法律规范,均未见对出租人之所有人抵押权限制优先受偿的规定,故,出租人有权对其享有所有人抵押权之抵押物优先受偿。
(五)根据《合同法》第248条规定,承租人经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内仍不支付租金的,出租人可以要求支付全部租金;也可以解除合同,收回租赁物。在《融资租赁司法解释》出台之前,对前述规定中“分号”的理解一直存有表并列还是表选择的分歧。《融资租赁司法解释》发布并施行后,其第21条确定了“物债择一、债不得偿时再诉物”架构,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