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请书大概内容为:由于被担保人向受益人申请提前还款,受益人提出履约保证责任,故境内企业申请以保证金履行担保责任。境内银行据此以境内企业的保证金办理提前履约。
显然,本案例履约理由明显不充分:一是被担保人向受益人申请提前还款,但受益人在并未核实被担保人是否确实不具备还款条件的情况下,即向境内银行提出履约保证责任;二是境内银行也未核实被担保人是否无法正常还款,而是境内企业一经申请即汇出履约资金;三是境内企业率先提出履约申请,不符合常理,正常程序应是境内银行先承担担保责任,随后再由境内银行向境内企业追索。
 
上述种种不正常情况,显示出履约似乎是多方提前商量的结果。
 
3、境外贷款资金流向不明
 
境内银行B的保函审批通知书显示,保函用途为购买铁矿粉,保函的受益人为境内银行B的香港分行。根据所附购货合同,香港子公司Aa于2013年12月分别与两家公司签订了铁矿粉购买合同,金额分别为2000万美元和2500万美元,相关发票分别于2014年2月17日和3月15日取得。
 
据境内银行B反馈,香港子公司Aa向境内银行B的香港分行贷款支付了铁矿粉价款,但境内银行B留存的资料中,并未见到香港子公司Aa的贷款合同及付款凭证,不能确保境外贷款的真实流向。
 
境内银行违反了“29号文”附件1第十二条:“担保人办理内保外贷业务时,应对债务人主体资格、担保项下资金用途、预计的还款资金来源、担保履约的可能性及相关交易背景进行审核,…,并以适当方式监督债务人按照其申明的用途使用担保项下资金”。
 
4、内保外贷履约顺序问题
 
根据正常的担保履约程序,担保方作为债务合同的第二付款人,应在认真核实第一付款人(债务人)确实不能按期履行还款义务时,才由其履行还款责任,然后再向第一付款人、反担保人追偿。“29号文”附件2中虽然提到:“银行发生内保外贷担保履约的,可自行办理担保履约项下对外支付,其担保履约资金可以来源于自身向反担保人提供的外汇垫款、反担保人以外汇或人民币形式交存的保证金,或反担保人支付的其他款项”。但并不意味着担保方可以在不核实债务人是否具备履约能力的情况下,直接以反担保方的名义将保证金汇出。
 
国家外汇管理局2017年初发布的《关于进一步推进外汇管理改革完善真实合规性审核的通知》(汇发〔2017〕3号),明确了“银行发生内保外贷担保履约的,相关结售汇纳入银行自身结售汇管理”,即银行发生内保外贷履约,应先用自有资金对外支付,再向申请人追偿。
 
5、内保外贷履约时存在币种交叉
 
本案例中,境内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