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贸易融资中各类担保权益的流转

各位下午好,我看来自银行业的各位好多人都很熟悉,很多人还都是老朋友,各位也知道我以前是讲保函和信用证多一些,中国银行业协会以前有一个贸易融资委员会我也去讲过国际信用证和国内信用证,现在国内证的问题比较多,我正在编的国内信用证的新书是一千多页的大书,你想想光国内证就有一千多页的案例,这几年国内信用证诉讼案件不少。我除了20多本已经出版的关于信用证、保函、票据的“银行法律和实务系列”之外,我现在要另外做这样一个系列,就是“动产担保交易法律和实务研究系列”一整个新的系列,第一本是《典当》,就快要出版了。原先是定的一本是《出进口押汇》一书也是其中一本,其中讲到最高人民法院再审程序下最新判出来的“南粤能源案”,那个是建行的案子,讲到信用证交易里面银行对于过手的提单和提单所代表的货物上的担保权益,例如银行到底有所有权还有质押权还是什么其他担保权。“南粤能源案”以后,就把这个事情弄得非常清楚了,所以这本叫做出进口押汇的新书,里面会讲到这些动产包括提单、仓单这些权利凭证上面涉及的担保权益以及所有权转移。其他国际贸易中例如大宗商品大豆、铁矿水都有动产担保权益以及所有权转移的问题,其实是很复杂的一个版块。

2. 银行和法律实务界对法律及实务理解的脱节

但是贸易融资涉及的法律问题有时十分复杂,法律和实务也可能会非常非常的不同。我可以告诉各位,对这个问题的研究我超过20多年,也常常觉得理解不到位不够准。一般银行搞实务的人只懂三层的法律关系就不错了,其实整个涉及到法律关系可能有八九层之多,是“九层妖塔”。一般银行所谓的专家只懂三层,懂到四层已经是凤毛麟角了,懂到七层、八层的人我告诉各位是很少的。也不容易了解得到这样深。因为一个人你不会有所有这样好的运气和机缘巧合都聚在你身上,你同时要对普通法上贸易融资最新的国际惯例要去跟踪,最新法律和实务案例要去了解,又要有实务经验,对这个交易实务和法律的关键之处要特别的懂,你又要对大陆法中国法上面的各类担保实务和法律要有很专业精深的研究,你还要好多年专门搞这个而不饿死,你还要外语要好,还要有机会和世界顶尖的人经常切磋交流,我告诉各位这是不太容易的,而且你还要去普通法国家去念法律,又要很懂大陆法至少懂中国法吧。

 3. 保理是什么?是让与担保吗?

有个最高法院我很尊敬的法官最近跟我说,对保理大陆法上面其实已经有解释得通的说法,在债的部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