些豁免情况,比如高度分散、单一最大不超过千分之一,或者每一个单体资产质量都很高,都在A-以上,或者强担保AA级以上,这也是我们看风险的视角,如果主体比较强,风险比较低,如果基础资产质量比较好,风险也会比较低,如果这两者都不满足,资产足够分散,风险也比较低,其实这也是投资人看证券化很重要的三个维度。很多时候大家会慢慢退化掉,退化到就看主体,就看单个资产或者分散度,这样并不能抓住证券化多维的丰富特点。

二是基础资产,首先肯定是不涉及负面清单,特别提到一点是要具备商业的合理性,这一点我站在租赁公司的角度来说也挺好的,监管机构来关注你的商业合理性,某种程度上他其实是在为租赁的ABS背书,因为他们有审核你们商业层面的东西,从经营角度看基础资产是否合理,当然客观上也让要求显得更高,比如分散度,分散度的要求是不少于10个,最大的占比不超过50%,最大的5个占比不超过70%,这个分散度从数学的角度来讲要求并不高,因为一般来讲超过30个才具备基本的统计规律,但是它要求不低于10个,所以我认为要求不算高,但是对租赁公司来讲会形成挑战,因为市场上有单个资产就拿来做证券化的,那就有障碍了,不过这并不是主流。当然也有后面的情况,就是原始权益人的资质足够好,强担保,看到这两个条件都有豁免情况,就是原始权益人足够好,也在区分好机构和坏机构,区分好学生和坏学生,好学生上学迟到没问题,但是对坏学生有要求。

三是尽调,强调商业合理性,这是租赁公司要关注的,如果做业务只是想做一个通道,不管投资人未来能不能兑付,我做一笔业务就行,这样显然是行不通的,从你做这个事的出发点来说一定要具备商业上、逻辑上的合理性。

 四是结构,风险自留问题,要么持有最后5%,要么每一层持有一定比例的自留比例,这个要求让原始权益人与基础资产绑定得更好,无论会计上有没有出表,不能真正的从风险上出表,对整个风险包承担相应的管理责任。

五是绿色通道,交易所鼓励的“一带一路”、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中国制造2025,还有其他领域,还有信息披露,要求非常细致,一个租赁公司怎么做租赁业务,从哪些角度去看,基本上在细节披露中都提到了。

这是交易所的指南,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办法》是大家所知道的也是特别关注的资管新规,这个《办法》开宗明义提了证券化不属于它所覆盖的范围,但是这个《办法》影响到整个证券化的生态。具体来讲,影响到了其中的计划管理人、投资人,这两者对于证券化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