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以来,整个融资租赁行业的融资非常紧张,今年也不会好转,会越来越紧张。”近日,多位融资租赁行业人士在与新金融记者交流时表达了融资难度升级问题,可谓陷入融资“寒冬”。为此,今年融资租赁业最大的功课不再是冲高业务量,做大规模,而是设法开辟多元化融资通道,以防“粮草”不足带来流动性危机。
  
银行贷款受限
  
不久前,神雾集团、远程视界、金盾股份等公司被曝违约,背后的融资租赁公司深陷债务泥潭,给行业蒙上阴影。而据行业人士预测,这可能是今年的一种常态。
  
“有些城投平台、大型国企等本身是通过借新还旧得以续命的,但融资租赁公司却未及时察觉,反而和其他资金方蜂拥而上。现在如果不能解决这些机构的借新还旧问题,将出现更多爆雷的情况。”睿悦融资租赁(天津)有限公司总经理方之庠认为,今年融资租赁行业的违约率总体在上升,尤其是过去存量业务百分之七八十都来自城投平台等领域的租赁公司,违约率会直线上升。
  
在各行各业加大去杠杆、释放风险的背景下,融资租赁行业也遭遇更多的不确定性。加上融资租赁的相关监管权限已经从商务部转移至中国银保监会,对租赁行业的风控也在加强,监管“越来越严”。
  
融资租赁行业的风吹草动传导至上游的资金供应方。
  
“合并监管后,剔除一些不良因素和风险因子后,融资租赁业将更加成熟,大型租赁公司会容易获取贷款。但在这风险释放的当口,银行还需要一段时间来消化和识别风险,对租赁公司的贷款会更加审慎。”一位股份制商业银行人士表示,资管新规后,今年银行自身的存款获取也比前几年更加困难,且银行表外融资逐步转移至表内,均对传统授信额度产生一定影响。
  
“监管的变化也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融资难的问题。”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兼职研究员黄涛称,2016年人民银行引入了宏观审慎评估体系(MPA),之后根据宏观调控需要和评估情况不断加以完善。例如,2017年第一季度将表外理财正式纳入MPA广义信贷指标范围。今年一季度起又将同业存单纳入MPA的同业负债占比指标。在这种情况下,以前通过银行表外业务或其他非银行机构如信托、理财等获得资金的渠道,实际上是被切断了。
  
这意味着,即便总贷款规模相同,企业也会感觉资金更紧张,因为以前企业还能通过影子银行融资,而现在几无可能。何况从今年的货币信贷指标来看,增速也低于往年。比如,截至今年4月末,广义货币(M2)余额同比增长8.3%,增速同比回落1.5个百分点;人民币贷款余额增长12.7%,比上年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