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仅限于对行业或产业的上中下游链、各类设备、客户端的缺乏深入分析与研究而导致对实体经济“望而生畏”。心中没底,自然没有科学的切合实际的业务方向清晰化而造成市场定位模糊,缺乏专业化的行业准入标准与相应的专业化的风控体系及决策体系,回归本源服务实体经济则步履蹒跚。过度的同质化竞争、价格战、高比例的回租业务,以及2014年开始的对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蜂拥而上,事实上就是这种惰性思维和行为的反证。
    4.规模攀比,“规模为王”现象普遍存在。这种状况下引发的问题是:
  (1)比规模、拼价格,边际收益下滑;
   (2)陷入资本充足率陷阱。规模上去了,自然杠杆上去了,要再上规模,只能增加资本金,周而复始,则资本充足率、高杠杆始终是一道横亘在我们一大批融资租赁公司在“垒规模”的同时面临的不可规避的难题;
   (3)过度同质化竞争下的“垒规模”,必然导致在后期发展方向调整,业务结构调整以及转型升级上基本成为空谈,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尾大不掉”;
   (4)在现行经济、金融政策等环境下,以及在追求“规模为王”的行业环境下,过度同质化竞争必然导致风险积聚;
   (5)“名义租赁物”的过度滥用,乃至虚拟租赁物并生了大量的合法、合规性风险;
   (6)盈利模式单一,倚靠“滚雪球”方式,支撑历年的业绩,“重资产”现象极为普遍;
   (7)缺乏创新动力,经营模式更多是依赖“被动式”惯性思维进行;
   (8)缺乏主动的流动性管理。

    租赁公司流动性风险是指租赁公司虽有清偿能力,但在假设的极端不利情况下现金流缺口以及风险指标的变动,公司无法及时获得充足资金或无法以合理成本及时获得充足资金,以偿付到期债务、履行其支它付义务的风险。大额租金逾期、汇率或利率市场大幅波动、资产负债期限错配等都有可能诱发流动性风险。

    (1)融资结构,租赁公司资金80%以上来源于商业银行信贷,这意味着,当商业银行遭遇流动性风险或周转、调度需要出现无法对接或抽贷时,租赁公司几乎只能“坐等传染”,租赁公司除了自救或股东救助外几乎别无他法。
   (2)业务结构,目前我国租赁公司的业务模式以售后回租为主,直租为辅,售后回租业务与商业银行的中长期贷款业务比较类似,但租赁资产主要集中在交通运输设备、建筑工程设备、工业装备和基础设施不动产等方面,相较于银行的信贷资产,租赁公司的资产流动性普遍较差。
    (3)短借长用,融资结构及期限的错配、融资集中度过高等因素。租赁公司的资金主要来源于银行借款,平均期限在一到三年不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