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情简介】
2014年,一家汽车融资租赁公司(简称出租人)与吕某、李某(简称承租人)签订汽车融资租赁合同,约定出租人根据承租的选择,向汽车经销商购买涉案奥迪汽车一台,租给承租人使用,租期36个月,每月租金5000元,租期内车辆所有权属于出租人,承租人不得以任何形式处分涉案车辆,承租人连续两期未按约定支付租金,出租人有权要求承租人支付全部剩余租金并按照约定支付滞纳金。合同签订后,出租人依约购买了涉案车辆,亦交付承租人使用,并将该车辆登记在承租人名下,但以承租人的名义为本案租金等债权为出租人设定抵押,并在运城市车管所办理抵押登记。后,承租人在支付三期租金后,拒不支付其余到期租金,引起诉讼。经山西省平陆县法院判决,承租人应依法支付出租人剩余租金30余万元及违约金,出租人有权在判决未付租金等款项的范围内就涉案车辆享有优先受偿权。2016年,案件进入执行程序,平陆县法院依法在车管所查封了涉案车辆的登记手续,但因未查找到车辆下落,且未发现承租人其他财产,执行案件终结本次执行。2018年4月,出租人在多方查找下发现了涉案车辆踪迹,遂暂扣了该车辆,并提交法院依法执行。
 
【争议】
 
出租人私自暂扣车辆行为的法律效果以及对执行程序的影响
 
【案例分析】
 
在执行难的压力下,动员申请执行人查找执行财产线索是法院推进执行工作的重要方式,但随之而来的是如何确保申请执行人查找财产线索的合法性以及该行为是否会对执行工作或社会秩序的冲击,是值得探讨的,本文上述引用案例就是这个问题的背景和现实需要。如何回答这个问题,结合案例,我认为应该从如下几个角度进行分析。
 
一、关于自助行为的基本问题
 
自助行为,是指为了保护自己的权利,对他人的自由或财产进行约束的行为。现代文明社会,对权利的保护以公权力救济为原则,一般情况,禁止自助行为等在内的私立救济。我国《民法总则》亦未规定自助行为,但学说认为司法实践应该认可当事人的自助行为,从而全面保护民事权利。从法律效果上将,认可自助行为,将阻却该行为的违法性,免除权利人被他人因自助行为提起索赔。
 
根据理论观点,自助行为的条件有四,第一,目的是为了保护自己的请求权。第二,情况紧急无法寻求公力救济。第三,不能超过必要限度。第四,结束后需及时请求公权机关处理。
 
纵观本案出租人的行为,在本质上属于为了保障执行到位而采取的自助行为,在无证据证明不符合自助行为的情况下,应该认可该行为的合法性。
 
二、出租人(申请执行人)能否暂扣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