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法院审理的保理案件基本情况
虽然目前国家尚无保理方面专门的法律法规,但2012年至2014年间上海市政府、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管理委员会、中国银监会及银行业协会相继就商业保理和银行业保理业务出台相关试点、管理办法及业务规范。因此,我们审理与保理相关的案件,可以依据现有的法律法规、惯例以及法理的精神,上述办法与业务规范也是我们案件审理时的参考依据。
从2012年开始,上海浦东新区开始试运行开展商业保理业务,之后上海法院开始陆续受理保理案件。我们二中院有过一个审理保理案件的白皮书,对保理案件有过统计,2013年到2015年,二中院及其辖区法院一共受理的保理案件只有35件。这次我们对2016年和2017年全市的保理案件做了一个大致的梳理。为什么说是大致的梳理?因为我们保理没有专门的案由,案件是分散在各个案由当中,是通过各法院自行统计后汇总过来的,据统计,2016年到2017年,上海法院共受理一审保理案件163件,其中2016年是49件,2017年是114件,浦东新区法院受理最多,一是因为浦东是金融集聚区,二是其背靠自贸区,因此,上海70%到80%的案件集中在浦东新区法院。2016年保理案件所涉标的金额是5.9亿元,2017年增长到25.63亿元,是2016年的4.3倍。案件数量增长了2.3倍,标的金额增长4.3倍,说明保理的功能已经从传统的贸易往来账款转让、催收,转向大额融资的趋势十分明显。
保理案件的特点
一是我们涉案的标的额比较大,大多是超千万以上的;二是它的主体类型,原告的类型主要集中在银行保理和商业保理机构,前两年更多是银行保理,从我们二中院的白皮书中可以看到,银行占了93%,其实银行保理本身不是银行的主业,而且这些年保理中也发现了很多问题,所以这两年银行保理的数据相对下降,商业保理有所上升,最近我们还受理了一个融资租赁公司做保理的案件;三是案由比较分散,缺乏统一标准,就不展开说了;四是这类案件原告胜诉或者说部分胜诉的比例非常高,其中全部胜诉的比例基本占了三分之一。

分析部分胜诉的案件,我们发现,他没有获得司法全部支持的原因主要在于:

第一,保理商对于产生应收账款的基础关系审查不严。很多保理商只做形式审查,比如银行保理,是有规定必须是要有一定的实质审查的,但实际上还是有欠缺;再比如有的所谓基础关系的债务人,其自己对存在这个基础关系都不知道,纯属虚构或未经通知;也存在有的保理合同订立之前,基础关系已经发生了变化;还有一些基础关系是涉嫌欺诈甚至犯罪。

第二

[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