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我国融资租赁行业存在两种监管体系,但随着行业的发展,其行业监管将呈现三大趋势:国内两大监管体系将趋同、租赁监管与国际接轨、行业监管与公众监督共同发挥作用。本文从内外驱动因素方面, 对这三大发展趋势进行了详细分析。

我国融资租赁法律框架的基本建设始于20世纪90年代。如今,我国融资租赁行业存在两种监管体系:一种是由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负责审批成立,并实施严格、审慎监管的金融租赁公司监管体系,另一种是由商务部进行监督管理的融资租赁公司监管体系。由商务部负责监管的融资租赁公司又可分为内资试点租赁公司和外资融资租赁公司,且省级商务部主管部门负责监管本行政区域内的融资租赁企业。以当前形势分析,我国融资租赁行业监管有三大发展趋势。
 
趋势一:国内两大监管体系将趋同

融资租赁多头监管的状况正在发生改变。在全国范围内,将由银保监会统一牵头监管,随之而来的将是原有两大租赁监管体系逐步趋同。

2017年7月召开的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首次正式明确要统一监管。会后,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服务实体经济防控金融风险深化金融改革的若干意见》,明确提出地方金融监管的对象是“7+4”,即对小额贷款公司、融资担保公司、区域性股权市场、典当行、融资租赁公司、商业保理公司、地方资产管理公司这七类金融机构实施监管,并强化对投资公司、农民专业合作社、社会众筹机构和地方各类交易所的监管。

从顶层设计和长远发展来看,统一监管有利于行业的风险防控和持续健康发展。银保监会统一承担监管职能,将使目前的两套监管规则差异逐渐变小,实现用可比标准来衡量三类租赁公司个体,将原来适用于金融租赁公司的客户集中度、资产风险分类、资产减值拨备的要求等风险防控规则引入对融资租赁公司的监管。对融资租赁公司的风险预警和压力测试常态化,将使行业的监测更为全面,提升对行业系统性风险的防控能力,整体改善行业安全性。

从个体层面看,部分管理规范、资产质量优良、股东背景实力雄厚的融资租赁公司在银保监会的监管打分体系中将获得较高评分,同时也会获得更多行业便利。相应地,管理基础相对薄弱的融资租赁公司将面临新监管规则的挑战。这些挑战至少来自于三方面:一是由于内资试点和外资融资租赁公司以前没有刚性的拨备监管要求,一旦按要求提取拨备,部分融资租赁公司财务指标表现将变差;二是内资试点和外资租赁公司原来没有刚性的单一客户和单一集团集中度的限制,有的公司专注于服务当

[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