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情简介】
 
2010年9月2日,斗山(中国)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出租人)与张启科(以下简称:承租人)签订《融资租赁合同》,约定承租人以融资租赁方式向出租人租赁履带式液压挖掘机两辆,租赁成本为192万元,租赁期间为36个月,预付租金28.8万元,每期租金51043元,期末回购价款为人民币10元。2010年9月4日,出租人向承租人交付租赁物。后在合同履行过程中,承租人向出租人支付32期租金后,尚欠4期租金未付。出租人于2017年5月依法提起诉讼,要求承租人支付全部未付租金。
 
庭审中,出租人提交其单方制作的还款明细显示2013年4月27日后承租人再无每月还款,另该表显示2015年11月30日承租人还款358561.76元,出租人称款项系其中一台挖掘机的变价款款抵扣形成的金额,据此认为承租人最后的付款时间为2015年11月30日,出租人在2017年5月提起诉讼,未超过二年诉讼时效期间。
 
【法院裁判】
 
西安市未央区人民法院认为,诉讼时效期间届满的,义务人可以提出不履行义务的抗辩。本案中,依照合同约定的付款期限为36个月,即截止到2013年9月底,故诉讼时效期间自2013年10月起计算,截止出租人于2017年5月提起诉讼时,已经超过法律规定的诉讼时效期间,且出租人并未提供其他证据证明该案存在诉讼时效中断的情形,故不予支持其诉讼请求。
 
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出租人与承租人签订的《融资租赁合同》付款期限为36个月,即截止到2013年9月底。出租人未能提供充分有效的证据证明其在诉讼时效期间内向承租人主张权利及告知承租人于2015年11月30日将挖掘机出售抵扣欠款,原审认定本案已经超过法律规定的诉讼时效期间,并无不当。故依法驳回其上诉,维持原判。
 
【案例分析】
 
本案是一起出租人请求权利已超过诉讼时效而导致的败诉案件,对此问题,在实务中我们经常遇到的,尤其是因保证期间已过,保证人无需承担连带保证责任等类似问题我们之前也专门写过文章进行分析。下面,我们就融资租赁合同中的诉讼时效问题作出如下分析。
 
一、根据现行有效法律规定,出租人主张融资租赁合同租金的诉讼时效期间
 
1. 《民法总则》实施前
 
《民法通则》对一般债权的诉讼时效作出了明确规定,即,第135条规定:“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二年,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第137条规定:“诉讼时效期间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被侵害时起计算。但是,从权利被侵害之日起超过二十年的,人民法院不予保护。有特殊情况的,人民法院可以延长诉讼时效期间。”同时,《最高人民法院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