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租赁实务中,收回全部租金和取回租赁物的诉请选择、取回租赁物的私力救济边界、租赁物的残值确定时点和清算方法以及善意取得问题始终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研究上述四个问题的论著却很少。因此, 本文作者结合自己的实务经验,希望可以引起大家的关注,共同来破解上述行业的疑难问题。

一、继续履行合同收回全部租金和解除合同取回租赁物能否同时主张

出租人在承租人违约后,常常会面临诉请选择困难症,是追索租金呢,还是解除合同拖回设备止损呢,一旦选择不当被迫撤诉或解除诉请的案件占比不少。

以本人代理的北京市丰台区法院审理的沃尔沃融资租赁公司起诉陈某某融资租赁合同纠纷一案为例,诉前融资公司没有做好尽调,提出了解除合同要求返还设备之诉,但是没想到案子法庭辩论后才发现客户早已经将设备变卖,融资公司想当庭变更诉请,但是遭到了拒绝,无论是法庭还是对方当事人都不可能在这个时候任由融资公司来变更诉请。融资公司只好撤诉重新组织起诉,这来回折腾耗费的司法资源和当事人的投入,都无形中形成了诉累。因此,能否把追索租金和取回设备在一个案子中全部提出呢?且听我一一道来。

1.《解释》[指《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融资租赁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的司法立场——采取了择其一的立场

《合同法》第二百四十八条规定:“承租人应当按照约定支付租金。承租人经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内仍不支付租金的,出租人可以要求支付全部租金;也可以解除合同,收回租赁物。”在该规定中,立法所使用的“可以……也可以”的表述,其含义是选择适用的还是可同时适用,并未明确。所以实践中,出租人是否可以同时要求支付全部租金和解除合同、收回租赁物一直存在争议。

站在出租人角度上,租赁公司一般认为,物权保障与债权保障的双重性是融资租赁合同的基本特征,故出租人可以同时要求支付全部租金,包括到期未付租金和未到期的全部租金,同时收回租赁物。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融资租赁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讨论制定的过程中,主导观点认为,如果从经济实质来看,未付租金与租赁物在价值上存在对应关系。如果允许出租人要求支付全部租金的同时.允许其取回租赁物.等于出租人获取了双重利益,承租人受到了双重损失,利益保护显然失衡。后该观点得到了最高院的支持。于是我们看到为了统一司法尺度,《解释》最终在第21条规定,“出租人既请求承租人支付合同约定的全部未付租金又请求解除融资租赁合同的,人民法院应告知其依照合同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