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对保理业务中基础合同当事人明确约定不得转让的应收账款债权转让后保理合同是否有效,以及是否对债务人产生法律效力等问题进行论述。

根据《合同法》第79条的规定,已约定不得转让的债权,债权人无权转让,债权转让合同或无效或对债务人不产拘束力。又根据2018年8月份最新的民法典各分编(草案)第六章第334条的规定,已对原《合同法》79条进行了变更,即:未限制金钱债权的转让,即便当事人约定金钱债权不得转让,债权人仍有权对金钱债权进行转让。

综上,本文案例为2017年2月28日作出的判决,在未正式出台民法典分编或其他相反的法律规定时,尚存在参考和借鉴意义。

裁判要旨

卖方以约定不得转让的应收账款债权向保理商进行保理融资的,在买方(债务人)未明确作出同意的意思表示时,该应收账款债权转让对买方(债务人)不发生法律效力。且应收账款转让登记并不能证明转让行为已对买方(债务人)产生法律效力。

案情简介

一、2014年3月26日,坤廷公司与重庆新世纪公司(商场)签订《商品经营合同》,属于联营合同,合同双方互负权利义务关系。该合同约定坤廷公司不得将合同项下的货款债权转让给任何第三方。

二、2015年6月11日,坤廷公司(卖方)、厚朴保理公司及数据服务方签订《保理协议》,就上述应收账款债权进行转让以求保理融资,并在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进行了相应登记。同日,坤廷公司向重庆新世纪公司邮寄《债权转让通知书》,载明坤廷公司将自6月11日起一年内的应收账款债权转让给厚朴保理公司。

三、厚朴保理公司向重庆新世纪公司发出《债权转让暨催收通知》,载明重庆新世纪公司盖章即表明确认已获悉坤廷公司将对其的全部应收账款债权悉数转让给厚朴保理公司,并同意依该通知办理相关事宜。重庆新世纪公司于2015年6月30日在该通知上盖章确认。

四、2015年6月29日,重庆渝中区法院向新世纪公司送达协助执行通知书,请求协助冻结并扣留坤廷公司的货款100万元。7月2日,重庆江北区法院向星世纪公司送达协助执行通知,请求协助冻结坤廷公司的应收货款30万元。

五、厚朴保理公司向重庆江北区法院提起诉讼,法院驳回其请求新世纪公司向其支付应收账款100万元的诉讼请求。厚朴保理公司向重庆一中院上诉,被判决驳回。

裁判要点

1、关于债权转让发生效力的时间问题。

因重庆新世纪公司与坤廷公司签订的《商品经营合同》明确约定应收账款债权不得转让,以及《合同法》第七十九条有关合同权利转让的规定,坤廷公司转让《商品经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