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
蓝山集团辩称,租赁物的所有权尚在信莱公司名下,归信莱公司所有。国泰公司关于对抵押设备享有优先受偿权的诉讼请求,亦可以认定国泰公司也自认对租赁物不享有所有权。本案从法律关系上应认定为名为租赁,实为非金融企业向非金融企业发放借款,是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借贷行为无效。信莱公司实际使用租赁本金5640万元,国泰公司主张的利息数额过高。国泰公司与蓝山集团签订的保证合同意思不真实,保证合同无效。蓝山集团是全民所有企业,对外提供重大担保,应当经代表国家履行出资义务的出资人,即国资委的同意,保证合同仅有保证人的签字和印章,没有国资委同意提供担保的审查批复,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国有资产法》(主席令第五号,下称“《企业国有资产法》”)、《担保法司法解释》的规定,该担保合同无效。
泉林公司辩称,同蓝山集团答辩意见。
法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有四。……其四,国泰公司与蓝山集团签订的保证合同是否因未经国资委审批而无效。分述如下:……
(四)关于国泰公司与蓝山集团签订的保证合同是否因未经国资委审批而无效。《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项规定,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的,合同无效。《合同法司法解释(二)》第十四条规定,合同法第五十二第(五)项规定的强制性规定,是指效力性强制性规定。《企业国有资产法》第三十条与第三十三条的规定,应为管理性规定,实质是内部控制程序,不能以此约束交易相对人,违反该规定的亦不应认定合同无效。因此,蓝山集团关于保证合同未经国资委审批应当无效的答辩理由不能成立。
综上所述,国泰公司要求信莱公司支付到期未付租金、未到期租金、逾期租金占用利息,承担律师代理费符合法律规定和合同约定,本院予以支持;其要求信莱公司支付的违约金,应按年利率13.5%给付,超出部分本院不予支持。国泰公司与信莱公司约定抵押的设备,已办理抵押登记,国泰公司依法对抵押登记的设备享有优先受偿权。蓝山集团、泉林公司作为保证人,应对信莱公司的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依照《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二百零六条、第二百零七条,《担保法》第十八条、第二十一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山东信莱大豆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偿还原告国泰租赁有限公司到期未付租金6109920.78元、未到期租金25639683.12元;(二)被告山东信莱大豆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偿还原告国泰租赁有限公司逾期租金占用利息14553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