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2元(计至2016年11月8日),及自2016年11月9日至本判决确定的履行期限届满之日的逾期租金占用利息(以到期未付租金6109920.78元为基数,按融资租赁合同约定的年租赁利率10.5%计付);(三)被告山东信莱大豆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偿还原告国泰租赁有限公司违约金(自2016年8月20日至本判决确定的履行期限届满之日,以到期未付租金6109920.78元为基数,按年利率13.5%给付);(四)被告山东信莱大豆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偿还原告国泰租赁有限公司实现债权的律师代理费289467元;(五)原告国泰租赁有限公司对国租(14)抵字第201407303号抵押合同项下的抵押物享有优先受偿权;(六)被告山东省高唐蓝山集团总公司、山东泉林纸业有限责任公司对本判决第一、二、三、四项确定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三、案件评析

本案例分析关注的争议焦点为,国企对外提供担保是否需经国资委的审批及未经国资委审批时担保合同的效力问题。
(一)国资委审批
我国《担保法》等法律法规及司法解释均未规定国企对外提供担保应经过国资委的审查批复。本案中,蓝山集团认为国企对外提供重大担保应有国资委的审查批复,其依据为《企业国有资产法》与《担保法司法解释》,结合法院的认定,可以合理推测蓝山集团指的是《企业国有资产法》第三十条、第三十三条的规定。《企业国有资产法》第三十条规定:“国家出资企业合并、分立、改制、上市,增加或者减少注册资本,发行债券,进行重大投资,为他人提供大额担保,转让重大财产,进行大额捐赠,分配利润,以及解散、申请破产等重大事项,应当遵守法律、行政法规以及企业章程的规定,不得损害出资人和债权人的权益。”第三十三条规定:“国有资本控股公司、国有资本参股公司有本法第三十条所列事项的,依照法律、行政法规以及公司章程的规定,由公司股东会、股东大会或者董事会决定。由股东会、股东大会决定的,履行出资人职责的机构委派的股东代表应当依照本法第十三条的规定行使权利。”
可见,《企业国有资产法》第三十条与第三十三条均未有要求国企为他人提供大额担保应取得国资委的审批。实践中,之所以有部分企业持应取得审批的观点,实质根源于计划经济与政府管制的消极影响,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国企早已开始建立法人治理结构与现代企业制度,国务院亦要求国企发挥公司章程在企业治理中的基础作用,履行出资人职责的机构要行使股东权利,而不是行使行政管理权力,该种事事都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