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座按:在很多领域,“一管就死,一放就乱”仿佛魔咒一般,既预言了经济运行,又融入监管思维模式,自我实现,根深蒂固。
美食临口
不吃无以解忧
肥肉上身
三高惴惴心头。
——用这四句形容资方对公立医院融资的态度,似乎比较贴切。
公立医院融资,长久以来就是资方的心头痒、眼中好,同时又令人犯嘀咕、不踏实。
到底公立医院能不能融资?
有哪些监管限制?
法院又是怎么看待?
带上这三个问题,我们一起来揣摩。

为什么会有合规困境

公立医院(主要针对县级)融资的合规困境,根本原因在于监管态度难以琢磨。梳理近年来的制度和监管规定,我们发现两个显著特点:一是下位政策与上位法不匹配;二是监管从严中又有放松。

部门规章适度允许

2010年12月,财政部、原卫生部联合印发的《医院财务制度》第六十一条规定:医院原则上不得借入非流动负债,确需借入或融资租赁的,应按规定报主管部门(或举办单位)会同有关部门审批,并原则上由政府负责偿还。

必须注意的是:该制度现行有效,效力层级为“部门规章”,具有仅次于法律、行政法规的效力。在不与上位法违背的情况下,该制度具有约束力。

根据该制度,原则上不得接入“非流动负债”,确需接入或融资租赁的,履行了相关审批手续,符合规定。
该制度2011年7月1日起在公立医院改革国家联系试点城市执行,自2012年1月1日起在全国执行。

而就在2012年,情况发生了变化。

被一再强调的监管政策“高压线”

2012年10月,发改委、财政部、原卫生部、银监会四部委联合印发《关于严格禁止县级公立医院举借新债的紧急通知》,禁止县级公立医院举借任何形式的新债,并要求自发文之日起,银行业金融机构不得向县级公立医院发放新债。

就县级公立医院而言,融资的口子被完全堵上。而且,接下来几年,该基本原则三令五申。列举几个典型:

2015年5月8日,国办发[2015]33号文《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全面推开县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的实施意见》规定,严禁县级公立医院自行举债建设和举债购置大型医疗设备。

2016年1月4日卫计委对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第5588号建议(关于加快化解县级公立医院债务,全面推进公立医院综合改革的建议)的答复中关于要从严控制形成新的债务中直接引用了2012年四部委文等。

2017年国办发[2017]67号文《国务院办公厅关于现在医院管理制度的指导意见》规定,要从严控制公立医院床位规模、建设标准和大型医用设备配备,严禁举债建设和豪华装修。

万千红中一点绿

2015年9月8日,国办发[2015]

[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