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相关政策

5月14日,商务部下发《商务部办公厅关于融资租赁公司、商业保理公司和典当行管理职责调整有关事宜的通知》,通知内容为将制定融资租赁公司、商业保理公司、典当行业务经营和监管规则职责划给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以下称银保监会)。融资租赁公司、商业保理公司、典当行(以下简称“‘三类’类金融公司”)的业务经营和监管规则目前也正在制定之中。

8月24日,国务院副总理、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主任刘鹤主持召开了防范化解金融风险专题会议。会议主要内容之一为关注上市公司股票质押风险情况。据华创证券研报,截至今年6月末,A股股权质押总体规模为6万亿元,占A股总市值10%左右。A股市场上有3400多家公司参加了股权质押。目前爆仓风险比较大的行业集中在采掘、通信、电子及建筑装饰。

这两个事情表面上看,风马牛不相及,但从目前的现实情况来看,对“三类”类金融公司的监管,与防范上市公司股票质押风险呈现高度密切的关联。

二、当前金融监管领域形势高度复杂多变,容易产生“混沌效应”。

防范上市公司股权质押风险,需要金维委协调证监会、银保监、地方金融办乃至地方国有企业。引发上市公司股权质押风险的因素非常多,防范上市公司股权质押风险一定是个大规模的系统工程,单凭一家监管机构,无法有效防范化解股权质押风险。但与此相反的是,任何其他监管部门的细微政策,都会引发另一个监管领域的风暴,金融监管领域已经出现了“混沌效应”,以下部分笔者尝试探讨防范上市公司股权质押风险的几条路径,重点探讨在近期可能出现的“三类”类金融公司的监管问题,在当前上市公司股权质押风险不断积累发酵的情况下,如何避免其他监管部门的细微监管政策,引发“混沌效应”,引发其他领域比如上市公司股权质押的风险暴露。

三、防范上市公司股权质押产生“混沌效应”的既有措施。

1.防范上市公司股权质押风险,需要证监会大力坚持“窗口指导”。

6月份,国内上市公司频繁出现爆仓风险,监管部门开展股权质押风险排查工作,部分地区的券商收到监管要求,对违约和被动展期的客户情况进行专项申报。下一步如果上市公司股权质押风险继续加大,需要证监会明确的进行“窗口指导”,是不是考虑指导力度更大一些,股权质押借款展期,暂停强平?

2.防范上市公司股权质押风险,需要地方国有企业大力给予“流动性支持”。

9月份,某省区域内国资企业根据省政府会议精神,纷纷与区域内股权质押高风险上市公司签订合作协议,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