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案或者和解协议、重整计划草案提交债权人会议表决前提出;逾期提出的,应承担迟延行使取回权增加的相关费用。

[①] 也有学者将其分为四类,即:租赁期满融资租赁物归属于承租人;承租人到期低价或市场价购买后成为所有权人;租赁期满融资租赁物归属于出租人;承租人继续租用,融资租赁物所有权归属于出租人。见李乐敏、苏凌蓉:《融资租赁物的取回权及权利冲突探析——以破产管理人为视角》,《中国破产法论坛管理制度的实践与创新专题研讨会论文集(下册)》第634-641页。

[②] 《企业破产法》第十八条第二款规定:“管理人决定继续履行合同的,对方当事人应当履行;但是,对方当事人有权要求管理人提供担保。管理人不提供担保的,视为解除合同。”

[③]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第二十七条第一款:“权利人依据企业破产法第三十八条的规定向管理人主张取回相关财产,管理人不予认可,权利人以债务人为被告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行使取回权的,人民法院应予受理。”

[④] 包括融资租赁合同约定租赁期满租赁物所有权归出租人所有,以及融资租赁合同未约定或约定不明又无法推定确认所有权归属的情形。

上一页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