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交易文件的效力独立于质押合同,如果基础交易文件履行过程中出现合同法规定的无效情形,不可抗力、重大情势变更,被认定为重大误解、欺诈,或合同解除权被激活等,导致基础合同被变更、撤销、认定为无效或解除的,应收账款也即无所依托,应收账款质押亦失去效力。基础合同出现上述效力瑕疵的,通常导致质押合同因无法履行而解除。
2.次债务人的抗辩权
参照合同法债权转让相关规定确定的原则,应收账款的质押登记并不能排除次债务人对出质人享有的抗辩权。对于抗辩权,双务合同的履行过程中会出现很多情况,导致当事人一方得以对抗另一方的履行请求权,其中我国合同法明确规定了同时履行抗辩权、先履行抗辩权、不安抗辩权等抗辩权种类。由于合同的相对性原则,当此类抗辩情况发生时,质权人一般情况下无法直接参与到相关争议的裁判当中,只能被动的接受相关抗辩的裁判结果。
3.次债务人的抵销权和自行清偿
抵销是债的消灭原因之一。抵销有两种:一种是法定抵销,一种是约定抵销。法定抵销是指,当事人互负到期债务,债务种类、品质相同的,任何一方可以将自己的债务与对方的债务抵销,依照法律规定或合同性质不得抵销的除外,当事人主张抵销的,应当通知对方,通知到达对方时生效;约定抵销是指,双方互负债务,标的物种类、品质不相同的,双方协商一致抵销的情况。
而根据债的相对性原则,出质人和次债务人之间的互负债务是一种直接的债权债务关系,抵销产生于双方之间,应收账款质押并不当然对该行为产生约束。法定抵销权只需通知到达对方即生效,约定抵销只需要双方合意即可实现。一旦抵销,应收账款也随之消失。
有理论认为,抵销权的行使是否合法,应当以质押通知次债务人时抵销权是否成立为判断标准。理由在于:通知到达前,次债务人并不知晓质押的存在,质押对应收账款的限制并未及于次债务人。此时,次债务人对应收账款的清偿和抵销,都属于善意履行合同义务或行使权利的表现,应属有效。反之,在通知到达后行使抵销权,则应认定为无效。笔者对此种理论有不同意见,应收账款的质押是出质人和质权人之间的合同关系,不应加重次债务人的负担,如果在通知后不允许次债务人行使抵销权,无疑加重了次债务人负担,一方面次债务人对出质人的债权可能无法回收,另一方面,其需要另行向出质人清偿质押债权,这显然对次债务人是不公平的。
因此,通知次债务人的同时得到次债务人的确认,排除其抵销权,在因抵销权而产生争议时至少可以追究其违约责任。
同样,次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