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下行过程中,诸多行业产能过剩,企业应收账款规模持续上升,回收周期延长,企业周转资金进一步紧张,应收账款拖欠和债务融资风险明显加大,主要面向中小企业服务的非银金融机构,普遍面临加强风险防控、优质项目获取及持续性融资的压力。融资租赁公司可以兼营商业保理,立足于某个产业链(供应链),融资租赁+商业保理,租加保的模式,不仅可以扩大非银金融机构的市场范围,而且租赁物及应收账款对融资的风险缓释及增信,可以较好地构建商业新业态,实现对外融资与对内控制风险的双重目的。

一、经济下行过程中,风险频发,控风险、保业绩是非银金融机构的当务之急

前几年金融环境较为宽松的背景下,金融机构普遍风险偏好较高,对资信水平一般的企业具有较高的“包容性”,这些企业的融资渠道较为畅通。但融资渠道的丰富并未让企业变得更好,反而助推了过度投资、过度杠杆。随着防风险、强监管、去杠杆政策的推出,多数企业面临融资难题,中小企业的债务违约比比皆是,而大型企业也屡屡爆出债务违约事件。究其原因,一方面,金融机构风险偏好明显下降,对风险的防范心理大幅提高,企业的融资渠道明显收紧;另一方面,监管政策全面封堵各类表外融资和非标通道,企业非标融资难度上升。表外杠杆高、融资渠道明显收窄的主体,可能会逐步加入违约的大潮。

首先,不只是中小企业,上市公司、国有企业也开始加入违约潮

截至2018年5月,今年债券市场共有17只债券发生违约,这次信用债违约和以往有所不同,不仅违约企业数量多,违约时间集中,而且新增违约企业不仅有上市民企,也有大型国有企业。受制于应收账款及存货增加的原因,公司的经营业绩下降,靠投资改善经营的努力效果不明显,造成公司债务规模过大、结构错配,在表外融资受到限制时,出现偿债困难,发生逾期。

2018年6月,连续多年被评为 AA+的国有独资企业营口港发生了债务违约,大量的银行、租赁、信托深陷其中。营口港有垄断的海岸资源、较好的营业状况、信用评级很高,是众多金融机构疯抢的优质客户,其违约说明传统的风险识别方法、风险控制理念都不适应新的情况。

其次,非银金融机构,在防风险政策约束下,夹缝中求生存,急需模式创新

非银金融机构,往往是填补银行服务范围的类金融机构,客户普遍是资信条件相对较差的中小民营企业,在信用违约大潮中,多数资产质量下降,非银金融机构普遍是受害者,而且是最早承担风险的机构。

中小企业由于资信状况较差、缺乏足够的抵押担保等

[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