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民法典各分编(草案)》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审议,之后全国人大将《民法典各分编(草案)》在中国人大网公布面向所有社会公众征求意见。

笔者在对《民法典各分编(草案)》、现行《合同法》、《融资租赁合同司法解释》进行对比分析,并结合司法实践、融资租赁行业实际情况的基础上,提出了针对《民法典各分编(草案)》第十五章关于融资租赁合同条款的修改建议。

01丨尽快明确租赁物登记办法并建立动产统一登记平台

《民法典各分编(草案)》第536条“出租人对租赁物享有的所有权,未经登记,不得对抗善意第三人。”

根据《民法典各分编(草案)》,国家对不动产实行统一登记制度。而对于动产,类似的规定有:民法分编第21条规定“船舶、航空器和机动车等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未经登记,不得对抗善意第三人”,第194条“以动产抵押的,抵押权自抵押合同生效时设立;未经登记不得对抗善意第三人”,“民法分编-买卖合同”第431条第2款“出卖人对标的物保留的所有权,未经登记,不得对抗善意第三人”。

可见,《民法典各分编(草案)》对于租赁物所有权是与特殊动产、动产抵押权、所有权保留放在了同一个立法定位上。

目前,航空器由中国民航局(《民用航空器权利登记条例》国务院令1997年第233号)、船舶由交通运输部海事局(《船舶登记办法》交通运输部令2016年第85号)、机动车由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的车辆管理所(《机动车登记办法》公安部令2012年第72号)分别负责登记,而普通动产的抵押登记目前是由市场监督管理局(原工商管理局)负责(《动产抵押登记办法》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令2016年第88号),而所有权保留的登记暂时还没有登记机构和法规。

按照立法意图来揣测,有接下来存在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租赁物可能会由国务院或部委以行政法规或部门规章的形式制定涉及融资租赁的租赁物登记办法;另一种可能是将普通动产的抵押权、融资租赁所有权、买卖合同中的所有权保留统一由某个部门进行登记管理。

无论是前述哪种可能,都将解决长期影响融资租赁行业的一个大问题。无论对于出租人还是承租人均是利好。但无论哪种可能情形,落实过程中都或多或少有一些需要进一步明确和解决的问题。

如果是第一种情形,融资租赁所涉及的租赁物,既包括不动产、普通动产,也包括前述船舶、航空器、机动车在内的特殊动产,租赁物所有权登记是由某个机构统一登记,还是按照现状分别由各机构分别登记?如果包括特殊

[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