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型的企业、机构和私人所享有的权利义务,亦不可排除或降低公法的适用效力。例如:计划生育政策如何无线电频谱资源属于国家资源,那么占有和使用这一资源的一些非全民背景的国有企业的市场经营主体是否应该付费?一些大自然地造天成的风景区,为什么同样为非全民背景的市场主体或农村集体中的少数人来收费经营?电话初装费,三峡基金,机场建设费等诸多收费是否存在利用公法或行政法规在剥夺或侵犯他人的权益。《民法典》中规定的各项登记规定,相应的公法或行政法规是否制定了相应法律或法规。动产,汽车在哪登记?民法典的颁布实施是否可以推动相关主管部门制定相应的法规?我们期待《民法典》的颁布实施可以在行政规划、审批、管理、监管部门减少或杜绝不做为,乱作为、胡做为的现象。 
 
(三)要处理好一般法与特别法之间的关系
如何处理好一般法与特别法之间的关系,也是《民法典》编纂中一个焦点。
 
《民法典》在民商事法律制度中居于核心地位,但这并不意味着司法审判中只能以《民法典》作为裁判的唯一依据。随着社会生活的日益丰富、社会分工的细化和社会领域的细分,单纯地通过民法典无法实现有效的规范。大量新的社会领域出现的问题无法完全通过民法典修改予以规范。因此,在民法典之外制定特别单行法就成为必要。例如:民商活动中离不开的《会计准则》,税法税规,碳减排交易,互联网+等。《民法典》中的人格权就没有规定生育权。
 
在民商事单行法之间以及单行法与法典之间,在价值理念上可能存在着差异甚至冲突,单行法之间以及单行法与法典之间也可能出现规范的冲突和逻辑不一致,无法实现法律的统一性,损害法律的权威。所以,在《民法典》编纂修改过程中,必须处理好一般与特别之间的关系。法典是其他单行法的基础,因民法典要能够对特别单行法进行统合,通过民法典的基础性规则消弥与单行法之间的规范冲突,实现法律规范的统一。当然,在民法典编纂过程中也应当注意发挥特别单行法在一些特殊领域和新兴领域的作用,民法典不应当对特殊领域进行面面俱到的细致规定。 
 
(四)几点建议    
〈1〉政府部门必须依法行政,对公权力来说“法不授权不可为”。故,建议在《民法典》中第二节动产交付第二十一条中在“船舶、航空器和机动车”后面增加“采取租赁或融资租赁取得的动产”,在“不得对抗善意第三人”后面,增加“上述动产的运营或审批管理部门为登记机构”。以便推动相关部门主管部门的动产登记体系的建设和完善。
 
〈2〉对属于国家所有的资源,其经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