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以来,供应链金融ABS打得火热。房企、独角兽甚至是央企,纷纷开展供应链上下游的反向保理证券化(又称应付账款证券化)。全文主要从法律、会计和财务管理三个角度,探讨反向保理证券化在理论上的性质,以及对核心企业的作用。本文从法律角度,探讨反向保理证券化在理论上的性质,以及对核心企业的作用。一般来说,供应链金融ABS的流程如下:

上述流程用法律关系来表述就是,债权首次转让→核心企业债务加入→合同变更→债权再次转让(注:实践中,这个顺序并没有统一的标准,各个项目其中的顺序可能会有调整。不同的顺序,其中的法律关系也会不同,下文仅按照这种顺序来分析)。其中,核心企业债务加入和合同变更是其中的关键。我们按顺序逐一解析其中的法律要点:

债权首次转让
权首次转让,主要是供应商向保理商转让其对核心企业下属项目公司的应收账款债权。
债权转让主要涉及到两种法律关系:一是原合同法律关系,二是转让合同法律关系。其中的转让合同尽管是转让人(债权人)与受让人之间的关系,往往又涉及到债务人的利益。为了保护债权人的合法权益,鼓励交易,各国法律均允许债权人在合同的前提下转让债权。
债权转让的法律法规主要是《合同法》的第79-83条。在反向保理ABS中,关于债权的首次转让,我们主要关注的是第80条和第82条,即债权转让通知和债务人的抗辩。
第八十条 债权人转让权利的,应当通知债务人。未经通知,该转让对债务人不发生效力。
债权人转让权利的通知不得撤销,但经受让人同意的除外。
第八十二条 债务人接到债权转让通知后,债务人对让与人的抗辩,可以向受让人主张。
1债权转让通知
债权转让通知是债权转让对债务人生效的要件,未经通知,债权转让对债务人不发生效力。换句话说,如果未经通知,债务人享有对抗受让人(新债权人)的权利,即有权不向受让人(新债权人)履行债务,而仍可向原债权人履行。通知债务人的目的主要是为了避免债务人重复履行、错误履行或加重履行债务的负担。
这里需要注意的是,通知债务人仅仅是债权转让对债务人发生效力的要件,而并非债权转让的生效要件。债权转让是否生效取决于债权转让合同是否生效。关于这一问题,王利明教授的观点可为典型代表:
“对让与人与受让人之间的债权让与关系而言,是否通知并不是债权让与的构成要件,通知不应当影响债权人和受让人债权让与协议的成立,即一旦当事人之间达成债权让与协议,则该协议在当事之人间发生效力,债权发生移转,任何一方违反协议,应当承担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