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建设工程应收账款因其金额大,合同约定明确,项目真实性便于尽调,且债务人一般为政府或其他建设工程发包方,还款能力较强,很多保理公司选择以此为切入点开展建设工程应收账款保理业务。除此之外,与建设工程应收账款相关,《合同法》还规定建设工程承包人对于建设工程价款享有优先受偿权。实务中有不少保理公司希望在受让应收账款债权的同时,一并受让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以保证自身权益,这一点可否得到法院支持,实务中还存在较大争议。

近年来,商业保理业务在建设工程行业发展迅速,越来越多的保理公司涉足建设工程领域,以受让建设工程价款开展保理业务。但建设工程价款不同于普通应收账款,根据我国《合同法》规定,建设工程的承包人对建设工程价款享有优先受偿权,那么保理公司在受让建设工程价款后,上述优先受偿权是否一并发生转让呢?《合同法》虽然规定了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制度,但是并未对该项权利的法律属性、能否转让等做出明确规定。对此问题,理论界和司法实践尚无一致结论。

一、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性质上属于法定优先权。

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规定在我国《合同法》第286条中,“发包人未按照约定支付价款的,承包人可以催告发包人在合理期限内支付价款。发包人逾期不支付的,除按照建设工程的性质不宜折价、拍卖的以外,承包人可以与发包人协议将该工程折价,也可以申请人民法院将该工程依法拍卖。建设工程的价款就该工程折价或者拍卖的价款优先受偿。”这一规定为建设工程承包人的工程款设定了优先受偿权,也是目前关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最高位阶的法律规定,但是该规定并未明确优先受偿权的法律性质。

关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性质,目前仍有较大争议,主要有法定抵押权说、留置权说、法定优先权说三种观点,其中法定优先权说系主流观点,笔者亦认同法定优先权说。首先,优先受偿权无需当事人以法律行为进行创设,且其标的物为不动产;而所谓优先权,它基于法律的直接规定产生,不允许当事人任意创设,无需登记公示,可以针对动产或不动产,不以占有标的物为成立要件,其目的是保障承包人实现其物化于建筑物的劳务及材料等权利,且受偿顺序由法律直接规定。此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问题的相关批复及复函也倾向于法定优先权说,如《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建设工程款优先受偿权适用法律的复函》[(2007)执他字第11号]提出:“建设工程款优先受偿权是一种法定优先权,无需当事人另外

[1] [2] [3] [4] [5] [6] [7]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