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根据《合同法》第二百四十六条的规定“承租人占有租赁物期间,租赁物造成第三人的人身伤害或者财产损害的,出租人不承担责任”,但是《合同法》的相关规定和融资租赁合同的相关约定均限定于出租人与承租人之间,具有一定的相对性。

在交通事故损害赔偿纠纷案件中,法院仍需要依据《物权法》、《侵权责任法》、《道路交通安全法》以及相关司法解释对出租人是否为机动车所有权人,出租人是否存在过错,以及出租人是否承担责任、承担多少责任予以评判。本文尝试从机动车售后回租交易中涉及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角度加以分析。

01、机动车登记未发生转移,出租人是否为机动车租赁物所有权人

(一)《物权法》关于机动车所有权变更的规则

根据《物权法》第二十三条、二十四条的规定,机动车作为特殊动产,其物权变更以交付为生效要件,登记则作为对抗善意第三人的条件。

现有机动车融资租赁交易流程中,一般要求承租人签署交接清单,不仅可以强化出租人如约向承租人交付租赁物的特征,也可以印证承租人向出租人交付租赁物并转让了租赁物所有权。

 (二)实践中法院对于“机动车行驶证”的认定规则存在分歧

按照《物权法》的逻辑,机动车所有权登记仅仅作为对抗善意第三人的要件,那么我们通常所使用的机动车行驶证是否为所有权登记,实践中法院存在两种不同的观点。

部分法院在审理融资租赁相关案件中认为:机动车登记在出租人名下,且出租人在机动车上登记设立抵押权,足以认定机动车所有权归属于承租人【详见(2016)皖07民终160号案件】。

同样,在(2015)鄂武汉中民商终字第01765号案件中,虽然一审法院认为“机动车是一种特殊的动产,法律规定必须登记,具有强制性,《机动车行驶证》是准予机动车上路行驶的法定证件,它记载的信息具有唯一性。它不仅是车辆上牌、保险索赔、车辆保修凭证,而且是机动车产权权属证照,车辆行车证上的车辆所有人就是法定的车辆所有人”。但是,二审法院在审理中认为:争议车辆虽登记在承租人名下,但公安机关办理的机动车登记,是准予或者不准予上道路行驶的登记,不宜作为认定机动车所有权的依据。

此外,我们注意到上述案件中二审法院采用的观点与《公安部关于确定机动车所有权人问题的复函》一致,即公安部早已于2000年发文明确答复最高人民法院执法办公室,并且认为“为了交通管理工作的需要,公安机关车辆管理所在办理车辆牌证时,凭购车发票或者人民法院判决、裁定、调解的法律文书等机动车来历凭证确认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