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经营风险的机构来说,不良资产始终是个敏感晦涩的话题,这对手握物权和债权两项法宝的融资租赁公司也不例外。理论上说,融资租赁物权大于债权,不良资产可依靠租赁物的变现来弥补,但前提是租赁物的退出、变现渠道畅通。遗憾的是,目前这个前提并不稳固。为处置不良资产,租赁公司只能见招拆招,或自行消化、或剥离出表,。

风险管理的核心在于对风险的识别和防范,逾期管理的核心在于预防,现在很多公司对逾期管理都非常重视,针对控制逾期也采取了很多有效的措施。

在实体经济下行大量逾期出现的大背景下,很多公司现在都设置了专门的催收部门来负责逾期的管理及催收。在文章最后,笔者会结合实践中的经验和体会,跟大家谈一谈关于逾期管理的的一些心得和体会。

公司债务违约事件接踵而至。

此前,天翔环境发布债务逾期公告,共有39笔逾期,9家融资租赁公司涉及其中

风控失灵

一名资深租赁人士谈到,融资租赁公司向上市公司借款时,风控措施主要是上市公司提供股票质押、董事长担保等,一旦股价跌破平仓线,或是无法强制平仓,上市公司难以偿还租赁公司的借款,风险就会出现。

对于目前租赁公司向多家上市公司提供融资,该人士分析,租赁公司的融资利率较高,年化利率在10%左右,甚至更高。“这些上市公司难以从银行借到钱,一定程度上反映其存在问题,租赁公司为什么要和它们合作?租赁公司需要反思风控措施是否到位。”

真实剥离

老黄是华北一家融资租赁公司的负责人,在他的公司账上记录着一笔高达千万的贷款损失。这单业务的标的物是一套估值3000万元的港口机械设备,租约三年,利息可观。但不幸的是,项目运作1年多就出险了,客户因经营不善已经没有还款能力。

此时,需要变卖租赁物来偿债,但老黄及其同事并不是重工设备的处置行家,用他的话说,“完全没法自己处置,即便后来找到买家,也必须找专业设备公司进行拆卸、装运和后期安装,费用很高。”项目运行1年后,租赁本金的风向敞口还有2000多万,尽管设备评估价值3000万,但最后折腾下来只卖出700多万,加上各类处置成本,公司净损失1000多万元。

当然,老黄公司账上也有“好成绩”,有的租赁物流通性强、残值含量高,即便贷款出现风险,在二手市场变卖也能够弥补损失。“像以前做的进口印刷设备比较值钱,设备800万元买的,直租三年。到了第三年出现违约,剩下本金100万元,但后来设备卖了600万,总体还是赚的。”

总体上看,今年融资租赁的逾期率和不良贷款率有所上升,部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