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
融资租赁将融资压力由承租人转向出租人,而资产证券化则是将该压力由出租人分散到广大投资者并实现稳定现金流,有效解决租赁公司的资金难题。我国融资租赁业经5年来的迅速发展,无论是从资金管理、资本管理,还是风险管理和抗周期发展,融资租赁公司都亟须探索着走上资产证券化道路。资产证券化作为一项创新金融经济活动,必然涉及税务问题。本文从国内现行的相关税务法律法规出发,就融资租赁行业及其资产证券化各环节税务问题进行梳理与探究。

融资租赁将融资压力由承租人转向出租人,而资产证券化则是将该压力由出租人分散到广大投资者并实现稳定现金流,有效解决租赁公司的资金难题。我国融资租赁业经5年来的迅速发展,无论是从资金管理、资本管理,还是风险管理和抗周期发展,融资租赁公司都亟须探索着走上资产证券化道路。

资产证券化作为一项创新金融经济活动,必然涉及税务问题。文章就国内现行的相关税务法律法规出发,就融资租赁行业及其资产证券化各环节税务问题进行梳理与探究。

一、融资租赁“营改增”试点推行政策梳理

自2011年11月财政部、国家税务局联合印发《营业税改征增值税试点方案》,将租赁行业纳入“营改增”试点以来,财政部和国税总局根据试点推进情况及租赁公司的反馈,多次补充和修订相关制度,旨在顺利推进“营改增”的同时,将租赁公司税负控制在合理范围内。

二、融资租赁业务税务分析

在现行融资租赁“营改增”政策下,租赁公司不同业务模式有着不同的税负,而且税负差异较营业税政策下在加大。

(一)直租业务税务分析

直租业务中租赁物在购进环节取得进项税发票,允许一次性抵扣,产生大量待抵扣进项税,而销项税的计税基础为扣除借款利息和发行债券利息等成本后的当期本金和利息收入,销项税和进项税在纳税时间上不能匹配,因而租赁公司直租和经营租赁业务获得较大的税收递延效应,尤其对于合同期限较长的大宗设备的直租业务,税收递延效应尤其明显。

(二)回租业务税务分析

回租业务在最新政策下的税务处理较直租业务复杂。承租人向租赁公司出售资产的行为不认定为销售行为,因此租赁公司向承租人购入的资产不能抵扣进项税(国税【2010】13号文)。

按照租赁公司的资质和规模的差异,对租赁本金是否计入销项税计税基础实行两种计税方式:一是租赁本金不计入销项税计税基础,回租业务销项税的计税基础为扣除利息支出等成本后的当期利息收入;二是租赁本金需计入销项税计税基础,销项税计税基础为扣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