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赁行业正在变革,2018年金融租赁行业的日子也不算好过。
  一方面,实体经济风险频发,金租公司也面临风险暴露的压力,加上资金成本变化,不少公司经营业绩承压;另一方面,仍在延续的强监管态势,使得金租公司将合规经营置于更加重要的位置。
  金租公司也在谋求转型,希望摆脱对利差、地方平台类项目的依赖,将目光转向经营性租赁,转向专业化、中小微企业。2018年诸多金租公司积极增资,就有为转型发展储备资本的考虑。
  在多位受访人士看来,2019年将是金融租赁行业转型成果初显,并迎来稳健发展的关键年份。“虽然发展增速承受一定压力,但不同的资源禀赋和转型方向,也将助推行业出现进一步分化。”一位中型金租公司高管认为。
  批筹量逐年递减
  与前几年的金融租赁牌照大开闸相比,2018年行业的一大变化在于,全年仅有一家金融租赁公司取得监管部门筹建批准。
  获批的幸运儿是“中车金融租赁有限公司”。2018年4月,银保监会批复同意中国中车(行情601766,诊股)设立金融租赁公司的筹建申请。这是银保监会成立后的首份金租公司筹建批复,也是自2017年3月以来唯一一家获批的金租公司。
  此前数年,监管部门批复金租公司的节奏不断加快,原银监会非银部主任毛宛苑在2016年底的银行业例行发布会上也表示,银监会鼓励引导各类社会资本进入该行业,增加金融租赁有效供给。
  数据显示,2014年、2015年分别有12家和11家国内金融租赁公司获得银监会批筹,2016年增至16家。这一数字在2017年锐减至3家,并在2018年进一步减少至1家。
 一位地方银行系金租公司高管表示,近两年金租公司确实承受一定的经营和风险压力,但监管批筹的节奏与此无关。“租赁监管权限的变更,主要是监管加强防范金融风险的考虑,共同促使金租牌照的审批由前两年的大开闸转为收紧。当然,监管部门分管领导出现个人事件也有一定影响”。
  2018年5月,融资租赁行业迎来历史性变革,商务部将制定融资租赁公司的业务经营与监管职责划给银保监会,内外资融资租赁、金融租赁统一纳入银保监会监管。在这之前,这一消息已经发酵近一年。
  “租赁行业由多头监管转为统一监管对我们的业务不会有什么影响,毕竟规则是向金融租赁靠拢的,只是监管层对新增金租牌照的审批会更加严格,现在已经有69家金租公司,严格审批也很有必要。”前述地方银行系金租公司高管称。
 值得注意的是,按照银保监会去年4月的批复,中车金融租赁有限公司应“自批复之日起6个月内完成筹建工作”。然

[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