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2018年债权投资市场惊雷不断,违约连连。笔者从业领域系债权投资市场中的一小部分——融资租赁,主要从事风险工作。违约事件中有亲手经历的案件,也有目睹同业、同事经手的案件。不断违约中,一直在思考,为何风控人员不能有效预判并叫停项目?本文的目的不是从战略或顶层评价违约产生的原因。
本文搜集了30个涉及融资租赁业务(不论金租、商租)的违约案例,从技术层面分析,事后检讨风险因素,以期多少能够实现一点鉴古通今。违约主体违约时间均为2015年之后,以期具有代表性,且2015年发生违约的案例主体有且仅有一例,但也不排除未发现这些违约主体存在更早时间的违约行为。
若违约主体系企业集团类型主体(即有多家子公司、孙公司之主体),其体系内任何并表范围内公司的融资租赁业务均视同其业务,视同一主体。部分项目以实际控制人体系为一案例主体考量。
30个案例中,涉及103家资方主体,共计151个次主体。资方主体数据来源于中登网或违约主体公告信息。实际上涉及资方应远超过该数目,因为部分资方未在中登网登记公示其融资租赁业务,或以违约主体的子公司、孙公司作为融资主体,故未能发现并统计。但该类事件对风险因素讨论与研究无碍。
特别说明:本文收集的案例多为市场已实质违约的融资主体,但也有极个别尚未证实违约,例如大海集团,但因其具有典型代表意义,此次纳入其中。
笔者选择的风险因素共有八类,分别是:合规合法性;负债及流动性;投资扩张;资本运作;主业经营及成果;政策与市场行情;对外担保;关联方。
八大因素实际上存在因果关系,某些因素势必引起其他因素,正如笔者认为违约是多方因素促成的,风险是有所交叉的,有些是表象或外征,有些是实质或内因。但在研究时,为了使其更清晰,暂定该八类因素。
一、 合规合法性
三十个案例当中,有十二个涉及违规违法,主要以上市公司信息披露违规为主。上市公司出现逾期的案例中,基本存在该类事项,例如盛运环保、千山药机、柳化股份(退市)、吉恩镍业(退市)、工大高新、雏鹰农牧、辉山乳业,这些违约主体均有信批违规的案底,甚至是在违约前后出现信披违规事项。
个别违约案例中,违规违法行为可以认为是其违约主体违约的直接诱因,典型的是浙江众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众海网络),类似可能的是亿阳集团及中技系。
众海网络案例详细可以索引裁判文书相关资料,其简略情况涉及购买增值税专用发票增加进项税额用于抵扣,以达到偷逃漏税目的。该项目虽看似渺小,但至少涉及九家

[1] [2] [3] [4] [5] [6] [7]  下一页